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级城市制造商 > 第0252章 强龙压地头蛇

第0252章 强龙压地头蛇

  人死如灯灭。

  四叔苏章明走的很简单,没有大操大办。

  倒不是山穷水尽没钱了。

  不管是苏阳,还是苏阳爸妈,甚至其他亲戚都凑了点钱给四婶和苏甜甜。

  首先肯定是把抵押的房子赎回来。

  现在只有母女两人相依为命,如果还没有房子,以后的日子过的会很苦。

  还留了一些钱,主要是给母女二人以后过日子的。

  不管是干什么,卡里有点钱,心里也能有点底。

  之所以简单办丧事,是苏章明一直认为自己病重是遭了报应。

  交代后事的时候一再要求从简。

  所以没对外人说,只有苏家人自己凭吊了下。

  老太爷当时得知消息的时候,坐在院子里的老槐花树下发呆了很久。

  最后也只能用拐杖用力戳了几下地面,在嘴里念了几句“作孽”,一时间也是老泪纵横。

  苏阳在山蓝县呆了几天,一直等到四叔的丧事完毕。

  就在苏阳准备离开的头天晚上,被苏甜甜的电话吵醒。

  电话里,苏甜甜声音害怕的都在哭。

  苏阳问怎么了,但是电话里的苏甜甜怎么都没吭声。

  不过苏阳从电话里,听到客厅里有人在跟四婶争吵。

  隐约听到是要债的。

  生怕苏章明死了,人死债消,钱要不回来,所以上门逼着四婶还债。

  当时把苏阳给气的,立即带着赵茂和周江航冲了过去。

  整个山蓝县,谁不知道苏章明是苏阳的四叔?

  人才死,就上门逼债。

  这不光是在欺负孤儿寡母的。

  更是没把苏阳放在眼里。

  让赵茂和周江航一起赶到四婶家的时候,就看到客厅里站着好几个男人。

  “欺负孤儿寡母,你们几个大男人还要不要脸?人才刚死,头七都还没过,我苏阳今天就坐在这里,倒是看看谁有这个本事拿钱。”

  苏阳让秘书宋佳彤把苏甜甜带回房间,直接坐在客厅里。

  周江航和赵茂就站在苏阳身后。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但是人才刚刚死,最起码你得等人过完了头七,缓几天再拿。

  苏家这么多人都在山蓝县。

  不是那种随便跑走,就杳无音信的。

  “苏总,这真不赖我们。苏章明欠我们30万,现在苏章明去世了,我们这笔账总不能就这么消了吧。”

  领头的是一个寸头的瘦个子,长的跟猴精似的,外号叫瘦猴。

  在他后面,还有3个身材魁梧,也不知道是真的打手,还是请过来吓唬人的。

  瘦猴虽然不认识苏阳,但知道苏家就苏阳这么一号人。

  现在看苏阳的架势,以及带来的秘书和司机保镖,瘦猴当然能猜出苏阳的身份。

  所以也没了之前那咄咄逼人的气势。

  “胡说,哪来的30万,当时苏章明只跟你们借了20万,我这还有欠条在。”

  四婶高艳蓉立即说道。

  “嫂子,20万那是本金,到现在7个月了,带利息一共31.2万。就这,还是我们王总看你们家也不容易,所以不光没算利滚利,而且连零头的1万2都给抹去了。”

  瘦猴生怕苏阳不信,立即说道,“苏总,您可以找你四婶要欠条看看,上面是不是写好了利息是多少。”

  可能也是怕苏阳不高兴,毕竟苏阳不是小老板,那是在江州市都是座上宾的大人物了。

  所以瘦猴立即讨好地解释起来:“苏总,我们其实也不想在这个时候来要债,可现在不要债,等被人来要债,以后我们肯定一毛钱都拿不到了。”

  苏阳只是一听就明白,四叔当初为了做生意,临时周转借了高利贷。

  结果哪知道,最后重病入院,这笔账一直没还。

  不过苏阳还是让四婶把欠条拿了过来。

  拿来一看,月息8分。

  高利贷无疑。

  将欠条递给赵茂,然后看向四婶:“家里除了这笔账,还有其他外债?”

  四婶连忙摇头:“没有,绝对没有,就这一笔外债没还。看病的钱,是你四叔这些年赚的。房子也是大家伙凑钱,我给赎回来了。”

  高艳蓉看着苏阳疑惑的眼神,立即举手发誓:“阳子,四婶我要是骗你了,绝对不得好死。”

  苏阳点了点头,看向瘦猴:“你也看到了,我四婶没有任何外债,不存在其他人要债。”

  不过瘦猴却没走,而是诧异地看向苏阳:“苏总,您是真不知道?”

  “有话直说。”

  苏阳皱了皱眉。

  对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而且自己就坐在这里,所以瘦猴不可能故弄玄虚。

  难道四婶撒谎?

  高艳蓉也是一脸诧异:“不可能,老四绝对没借其他钱,他借的钱我都知道。”

  “嫂子,不是苏章明借的钱,而是苏章明之前不是接了不少精装修的工程吗?那个小区,现在已经有人住进去,听说是漆和木地板含苯太重,小孩紧急送去医院了。”

  “明天那些小区房主要一起联名起诉地产商。地产商被起诉了,肯定会找承包商的。这一层层找下来,那些业主肯定会来你家闹事要赔偿的。”

  似乎是怕苏阳和高艳蓉不信。

  瘦猴立即拿出手机,然后打开微信群,里面有很多截图,是小区业主发出来的。

  一共有10个小孩出了事,都是5岁以下的,甚至还有几个月的婴儿,都在医院病床上躺着。

  轰!

  瘦猴的话和眼前的图片,让高艳蓉大脑嗡的一下感觉要炸裂。

  “害人啊,老四这是害人又害了我们母女了啊。我们就是赔光了房子,也赔不起啊。”

  高艳蓉一下子瘫坐在了椅子上,双手用力拍打着桌子,泣不成声。

  苏阳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劝说。

  这种事,真的就跟高艳蓉说的一样,害人害己。

  临了走了,还要把这种麻烦事留给自己的妻子和女儿。

  “这是丽川集团的小区?”

  苏阳的注意力,突然被一个照片吸引住,业主是站在小区门口拍的,上面写着丽川城市明湖。

  “对,是丽川的。”

  瘦猴连忙点头。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你也在丽川的小区买房了?”苏阳问道。

  “苏总说笑了,丽川小区的房是我们山蓝最贵的,都卖到4k出头了,我哪有钱买。是我们王总,跟丽川集团有工程合作。”

  瘦猴尴尬地笑了笑。

  这也就是苏阳问,瘦猴不得不回答。

  要是高艳蓉这么问,瘦猴分分钟就能骂回去。

  “行了。告诉你们王总,只要我苏阳在,这钱就不会欠他的。”

  苏阳这么一说,瘦猴立马放心了下来:“有苏总这句话,我也就能回去交差了。”

  “别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明天是头七,头七过了后,让你们王总亲自来拿。”

  苏阳这么一说,瘦猴一下子有点犹豫。

  不过是一个20万的本金加10万利息,别说是老总了,下面的经理都不一定会出面。

  可眼前这个人不同。

  这是苏阳。

  江州市政府的座上宾。

  虽然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但是强龙毕竟还是龙,地头蛇始终还是蛇。

  所以瘦猴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苏总,我一定会告诉我们王总的,我们王总应该也很想跟苏总见一面。”

  一场骚乱,就这么平息了。

  之前任凭高艳蓉说过些天一定筹钱给他们,但瘦猴他们始终不肯走。

  可苏阳来了。

  只要苏阳一句话保证,瘦猴他们立马就放心离开。

  这就是地位和实力不同,所面临的待遇也不同。

  哭的伤心欲绝的高艳蓉看到瘦猴他们走后,抹着眼泪,对苏阳哽咽说道:“阳子,以前是四叔四婶对不住你和你爸妈。你要是有怨气,你就骂我,实在不解气,你打我也行。”

  她现在心里只有懊悔。

  就和苏章明一样,在家里出了这么大变故后,高艳蓉被苏章明一直念叨的报应给影响了。

  也许,真的是报应。

  那些低劣的漆和木地板,最终还是害人害己了。

  “四婶,我四叔走了,你接下来有没有什么打算?”

  苏阳不想在那个话题上过多纠结。

  人都走了。

  高艳蓉摇了摇头:“我现在还不知道干什么,以前都是在家带孩子,也没上班过。现在出去工作的话,就只能去超市找找工作了。”

  这是不少县城没有工作经验的中年女人的首选。

  去超市,起码不至于要干苦活累活,工资虽然不高,但不会一个人憋在家里太无聊,也有个温饱。

  苏阳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

  苏阳知道县里的超市有几个,常年都要招人,不至于找不到工作。

  不过走到房间,看到已经消瘦不少的苏甜甜时,苏阳还是一阵心疼。

  自己这个小妹不光读书好,而且跟自己关系也不错,是太爷爷除了苏阳之外,最疼爱的晚辈了。

  就是可惜。

  四叔在高考前重病,家里的顶梁柱垮了。

  就连苏甜甜也没了心思高考,高考发挥严重失常,只能上省内的一本。

  原本可是冲着华清燕大去的。

  “甜甜,过些天跟我去江州吧。”苏阳坐到苏甜甜对面,柔声说道。

  苏甜甜没说话,只是很安静的点了点头。

  但是眼角,还有泪在流。

  苏阳抽出一张纸巾,把泪珠擦干。

  可苏甜甜就坐在那里,眼泪却越来越多,完全都止不住,最后抱着苏阳大声哭了起来。

  就这样。

  一直等苏甜甜哭累了,睡着了,苏阳才离开了房间。

  看着以前活泼开朗的小妹,现在变成这样,苏阳心中也很不好受。

  最后只能嘱咐四婶锁好门,要是有事就打自己电话。

  在回去路上,宋佳彤有些担忧说道:“老板,刚才我跟您妹妹聊天,可她从头到尾都不说一句话。我担心是最近受到的刺激太大,加上今晚那些高利贷上门要债,可能被吓到了……如果长此以往,以后性格会大变。”

  人遇到一些重大变故,确实是性情大变的。

  这也是苏阳不得不重视的问题。

  “所以我才要带她去江州,毕竟山蓝这边事情太多了。到时候,不管是请心理医生,还是多交一些新朋友也方便点。”

  说到这,苏阳对着周江航问道:“你在山蓝这边也来过不少次了,知不知道瘦猴说的王总是谁?”

  周江航思索了下:“还不清楚,不过我可以问问。”

  “认识人?”

  苏阳些微惊讶了下,周江航居然在山蓝县也有关系了。

  “之前调查孙祥的时候,要跟这边赌场的人接触,所以就让张彪介绍了几个人给我认识。”

  苏阳点了点头。

  过年回来的时候,就是张彪做自己的司机,因为张彪也是山蓝县人,不过是隔壁乡下的。

  但张彪也算是山蓝县的老油条。

  很多苏阳不知道的地方,不认识的人,张彪都知道些。

  “问到了。”

  周江航打了几个电话后,得到了答案:“老板,还真巧了,是孙祥经常去的那家地下赌场的老板。”

  “也不能说巧,山蓝县能开地下赌场的没几个人。孙祥来玩,只能去这几个地方。”

  说着,苏阳突然问道:“那个王总是不是叫王大炮?”

  “老板,您认识?”周江航问道。

  “不认识,我连他真名都不知道。但是他王大炮的名号,在山蓝县是无人不知,是我们县一个有名的大混混。以前孩子不听话,家长就会说大炮要来吃小孩了。”

  “没想到现在大家都叫他王总,不过既然那个小区跟他有关,正好看能不能挖一些丽川的黑材料出来。”

  苏阳既然知道了是王大炮,而且王大炮跟丽川集团还有业务来往,那一切都好办了。

  自己现在虽然还不是正式的丽川集团大股东,但要不了几天,等所有所有手续都完成,自己就是名正言顺的大股东。

  接下来一天时间,苏阳也没干什么,只是先做完四叔的头七。

  之后就立即让人把小妹苏甜甜先送去江州市。

  毕竟接下来,山蓝县可不会平静了,苏阳不想让小妹见到这种不是她这个年纪应该经历的事。

  9月9日。

  苏阳在等着山蓝县丽川城市明湖小区的业主动静。

  也在等王大炮的到来。

  但出乎苏阳意料之外的是,最先闹出动静的不是小区业主的维权,也不是王大炮这个地头蛇,而是东瀛征讨。

  当时也让苏阳一阵错愕。

  东都道的胡云海丢下狠话,一定会发律师函过来后直接回了省城。

  不久之后。

  丽川集团确实收到了律师函,要求丽川集团停止继续侵权的行为,并且赔偿东都道的损失,合计10个亿。

  噗!

  苏阳当时差点没一口茶喷出来。

  “真是狮子大开口,10个亿现金,也亏他们想的出来。”

  不过这个赔偿要求一出。

  丽川集团的韩宗清和几个小股东立即要求苏阳负责,本来绝对不会有侵权事的。

  但苏阳不予理会。

  开什么玩笑,你们自己搞出来的侵权事,凭什么要我负责。

  可紧接着发生的事,就让苏阳哭笑不得了。

  东都道那边可能是想借这件事扩大东都道的名声,也或者是想在舆论上给丽川集团施加压力。

  结果就是,东都道的公关部可能发动了江右省一些大v或者新媒体,在微信、微博、贴吧和论坛地方,被不少东瀛领,而且大部分都是在省城生活的一些东瀛人。

  他们谴责丽川集团不要脸,居然剽窃东瀛国一流设计师的创意。

  并且拿出了设计相似的地方,和一些无法反驳的实锤证据。

  其实这件事。

  本来确实是用了东都道的设计,不管是不是有意的,那都是丽川集团的错。

  所以一开始,省内的算克制。

  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可实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省内一个据说是有点精东瀛的突然站出来大骂一句:“你国支那人的设计师都是垃圾,都是傻逼,只知道抄袭东瀛的,还一天天小东瀛小东瀛的叫着,你们有脸吗?”

  那些东瀛的估计也觉得这个华夏人的话有道理,于是纷纷转发点赞。

  甚至还有东瀛讽的加上一句:“小意思啦,支那人这么多年不是抄就是山寨,甚至光明正大的偷技术,这种事不要太常见哟。”

  这下好了。

  江右省的不干了。

  丽川集团的错,那是丽川的错,应该出来认错。

  但你跳出来骂华夏人是支那,还说抄袭山寨偷,这是几个意思?

  当即就有人开始扒东瀛国的工业发展史,当初是如何山寨、模仿、抄袭欧美,甚至当初东瀛就是山寨的代名词。

  然后互相开始追溯n久之前。

  省内纷骂东瀛不要脸,历史上把华夏历史的建筑风格山寨了个遍。

  反正。

  论坛上是互相骂来骂去。

  但就算想护短,丽川集团抄袭的事也没法洗白。

  而且省媒这个时候站了出来。

  明确定调,丽川集团的抄袭行为是不值得鼓励的,是需要反思的,更需要拿出勇气去认错的。

  省媒一定调。

  东瀛得意了。

  而省内的只能跑去骂丽川集团不争气。

  堂堂江州市第一大地产商,居然干出这种丢人的事,甚至连带着嘲讽江州市难怪发展不起来,全是这种鸡鸣狗盗的事。

  活该被省城抛弃一体化工程,江州市以后迟早没落。

  这就让江州市的干了。

  好嘛。

  原本应该是华夏跟东瀛人的矛盾,突然就转变风向,变成了省城跟江州市矛盾。

  双方在论坛和贴吧,甚至微博上都吵的不可开交。

  气的江州市也纷纷跑去骂丽川集团董事长韩宗清是王八蛋。

  可能是舆论真的太大。

  市政府立即找了丽川集团,本来是找韩宗清谈话的。

  结果韩宗清丢出一句:“现在丽川集团的大股东是苏阳了,我不是大股东,这件事苏阳说他会负责,你们去找他吧。”

  这时候,市政府才知道,苏阳居然成了丽川集团的大股东。

  而且不光是市政府知道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韩宗清故意为了转移矛盾,把消息直接捅了出去,苏阳成为丽川集团最大股东的事,一下子就被不少道了。

  “……”

  江州市那些骂丽川集团的突然一下子语塞了。

  骂?

  这怎么骂啊?

  苏阳成大股东了,难道骂苏阳?

  一时间,大家都是面面相觑。

  骂也不是。

  不骂吧,问题是这事做的确实很操蛋啊。

  可也有机智现,丽川集团接手明珠中心的建造的时候,苏阳还没创业呢。

  所以,这件事还是丽川集团韩宗清这个王八蛋的责任。

  于是大家继续痛快的骂韩宗清是王八蛋。

  但韩宗清的舆论导向还是成功了。

  虽然还在铺天盖地骂韩宗清,但不少始提出疑问:“苏阳成丽川集团最大股东,这件事上能不能翻身?毕竟省城牛鼻子冲天了,而且那些精东瀛的还有东瀛国的人说话也太难听。”

  “能翻身,那可是苏阳。”

  也不知道谁振臂一呼,大家纷纷觉得说不定苏阳真能创造奇迹。

  一时间。

  整个江州市到处都在讨论,苏阳什么时候出手,再给一个惊喜。

  甚至连区长孔烨伟也打电话给苏阳,询问情况。

  “我四叔刚过世,还有点事要处理。等处理完了,就回江州市。”

  苏阳四叔过世,这事不是假的。

  人死为大,所以孔烨伟那边也只能说了个节哀。

  挂掉电话后。

  苏阳看着手机上,现在大家已经不怎么骂韩宗清是王八蛋,让苏阳也是一阵暗骂老奸巨猾的王八蛋。

  现在所有人都看向了自己。

  好像忘记了他一样。

  但苏阳可不会让他潇洒自在下去。

  苏阳要韩宗清和韩泽涛身败名裂,失去一切,否则对不起自己雨夜被车撞的大难不死。

  “老板,王大炮约您中午在烟雨楼见个面,说是来拿您四叔30万借款的。”

  听到周江航的话,苏阳点了点头:“就怕他不来,孙祥找到了吗?”

  “找到了,昨晚在王大炮的赌场输完钱,在和仕大酒店找了个小姐补觉。”周江航答道。

  “那就告诉王大炮,别去什么烟雨楼了,直接去和仕大酒店谈事。”

  苏阳站起身来。

  他要去会一会,这个纵横山蓝县十多年前的地头蛇。

  只有压服了这个地头蛇,才能让他吐出丽川集团的黑幕,甚至是韩宗清的黑幕。

  凯迪拉克呼啸着开往名仕大酒店。

  路过丽川城市明湖小区外时,还能看到不少业主正在拉横幅抗议。

  很多记者,也在咔咔咔的拍着照片。

  甚至还有警车赶来。

  抬头看向窗外山蓝县阴霾的天空。

  要下暴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