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二千零十六章 国事家事

正文 第二千零十六章 国事家事

  做法七日之后,荣国夫人便正式下葬,并且以王妃礼制修建墓冢,这可是非常高逼格的。

  但是在荣国夫人下葬之后,武媚娘也并未回长安,而是就住在杨氏墓边上的行宫里面,因为墓地就在京畿内,那边是有修建行宫的。

  然而,七日罢朝也已经结束,原本是皇帝应该临朝,但是一直以来都是武媚娘在主持政务,武媚娘又不回来,这就非常尴尬了!

  按理来说,身为尚书令的韩艺,应该出来主持政务,其实宰相职责就是干这事的,但是韩艺一直都在贤者六院,与那些九品院士商谈研发蒸汽机的项目,他的态度是非常明确,就是绝不会出来主持的政务,我本来也不想当这尚书令。

  凑巧的是,南海大捷的消息传回了长安。

  商人们真是高兴疯了,如今他们贪图的已经不再是土地,而是矿产,因为蒸汽机的出现,让商人们都明白,煤铁将会得到大量的使用,一个煤矿就能够胜过无数土地,最为关键的是,《海外土地法w里面明确表面,煤铁矿是完全属于商人的,只不过金银铜贵金属是属于朝廷的。

  当然,他们这些大富商也不会赶去那边,因为他们组成了一个集团,基本的分赃契约都已经在长安就商定好了。

  但与此同时,这成堆的奏章又送到李治面前,李治才过了一年清闲的日子,如今又要批阅大量的奏章,他的身体情况,已经不可能让他再像以前那样,整日批阅奏折,天天开会,其实就算他眼睛好了,他也不想再回到以前,因为他觉得临时约法的那种模式,是非常好的,大臣危及不到他的皇权,这日常政务又能够处理的非常好,朝中权力是非常平衡。

  他非常怀念武媚娘在的日子。

  但武媚娘并不在宫内,李治只能亲自出面召开枢要会议。

  两仪殿。

  韩艺率先站出来道:“陛下,如今佛逝国已被消灭,而朝廷的当务之急,是要赶紧想好办法,如何处理那一万商人由雇佣的军队,据臣所知,商人准备支付雇佣军最后一笔尾款,然后让他们回家。”

  那些人都是雇佣来的,商人要给他们吃,给他们穿,给他们钱,如今任务已经完成,商人自然不会愿意继续雇佣他们,因为朝廷也不会允许他们拥有军队,那就不如早点散了,还能省不少钱。

  李治点点头,道:“各位爱卿有何看法?”

  李绩道:“根据信函里面所言,独孤无月带去水师,多半都出现一些水土不服的情况,倒是那些从交趾、岭南雇佣来的一万军队,在战争中,表现得非常勇猛,老臣认为应该将他们编入水师,继续为我大唐开疆扩土,反正广州那边的粮食难以运送到长安来,广州足以养活一支水师。”

  李治嗯了一声,道:“司空言之有理啊!”

  这其实都是早就商量好的。

  张文灌突然道:“陛下,那些人到底都是从交趾招来的,我们对其不甚了解,完全由他们掌控南海,万一有变,直接威胁到整个岭南地区。”

  说到底,就还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儒家思想在这一点上,还是非常保守的,这也是为什么通常都是文臣对于融入外族是持有反对的意见,武将反倒是无所谓。

  薛仁贵道:“可以将那些人编入独孤无月的水师,在让他们移居元州或者广州,给予他们大唐,此事还得徐徐渐渐,若是突然加重太子的负担,只怕又会累垮太子的身体,不过朕会让太子出来参与一些政事,让他从中得到历练,但是太子目前非常需要你这位母亲在旁边细心教导他啊!”

  武媚娘一脸难过道:“但是臣妾如今真的无法专心处理政务,还望陛下能够体谅。”

  李治叹了口气,道:“这样吧,朕就再让你休息一些时日,但是朕希望皇后能够早日从悲痛中走出来。”

  武媚娘起身盈盈一礼,道:“多谢陛下的谅解。”顿了顿,她又道:“臣妾希望陛下能够允许臣妾暂住母亲府中。”

  李治叹了口气,道:“好吧,朕答应你。”

  其实李治也不是急于让武媚娘出来主持政务,南海问题,不是非常紧急的,他只是想试探一下武媚娘的想法,对于让太子出来主持政务是什么看法,可见他做的这一切都不是为了他自己,因为武媚娘主持政务,也不可能危及到他,临时约法还在这里,武媚娘连更换一个大臣的权力都没有,枢要大臣全都是由他亲自指派,这全都是为了太子。

  但如果换做李世民的话,就绝不会这么干,瞻前顾后的,一点皇帝的威严都没有。李世民当初对李泰宠爱有加,就完全不考虑人家李承乾的感受,这是典型的李治方式,因为他从小就顶着一座大山,这大山的名字,就叫做李世民,迫于父亲的权威,他心里也很害怕,故此一直都很谨小慎微,就养成习惯,什么事都以试探的方式前进,若遇到阻碍,就立刻退一步,然后去找合适工具,将这石头给弄走。

  武媚娘并未在宫中久留,直接去到荣国夫人府。

  武媚娘站在荣国夫人最爱躺着的卧榻前面,泪水就如同那断了线的珍珠一般,哗啦哗啦的掉了下来。

  她还真不是装的郁郁寡欢,荣国夫人的去世,对于她是一个重大打击,要知道一直以来,她们母女都是相依为命,武士彟很早就死了,荣国夫人不但是她的母亲,也是她的军师,是她的闺蜜,是她唯一能够倾诉所有的对象,很多话,她只能够荣国夫人说,就连李治都不能。

  荣国夫人的去世,不仅仅代表着她失去了母亲,她失去了很多很多。

  营州。

  “夫人,看来我们的任务马上就要完成了!”

  “此话怎讲?”

  陈硕真闻言,立刻站起身来。

  那少妇道:“据我们打探来的消息,悉万丹部的大酋长丹漠要求万全晟缴纳一半的钱财给部落,然后分给其它部众。而万全晟是不可能答应的,万全晟已经在秘密筹备,并且希望我们运送粮食给他们,看来他是想要取而代之,这契丹部的酋长,本也是靠实力说话。”

  陈硕真问道:“你认为万全晟又取胜的把握吗?”

  那少妇道:“我认为万全晟取代丹漠还是极有可能的,因为他们部落的穷人都被万全晟给笼络住,成为了万全晟的工人,并且生活还越过越好,而且,万全晟还与何大何部、羽陵部的商人秘密勾结在一起,他们的势力是要大于丹漠的。”

  陈硕真嘴角扬起一抹笑意,道:“若是万全晟能够取胜的话,那势必会引起大贺氏的重视,这战火很快就会燃起。”

  那少妇道:“所以夫人,我们该撤离这里了。”

  陈硕真皱眉道:“暂时这里还算是安全的,我们应该留在这里,秘密观察他们的动向,可别功亏一篑。”

  那少妇道:“这一点还请夫人放心,我们的人还会继续留在这里,随时支援万全晟他们,但是夫人必须撤离到安全的地方,这是东主吩咐的。”

  陈硕真不满的看了她一眼,道:“我才是你的上司,你应该听我的命令。”

  那少妇道:“在这事上面,我们必须得遵从东主的吩咐,还请夫人能够体谅我们。”

  “那个混蛋。”

  陈硕真是咬牙切齿的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