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六十九章 告别可以很浪漫和潇洒

第六十九章 告别可以很浪漫和潇洒(1/2)

目录

“这条河叫小清河,那边的黄台板桥是前些年修的,在修好桥之前,所有人要去对岸就得乘船,咱们刚出生那会儿,从板桥码头到这个盐仓码头是济南很繁华和很活跃的地方。”柳诚看着小清河清澈的河水笑着说道。

陈婉若从二楼看着远处的黄台板桥熙熙攘攘,车来车往。

柳诚看着河岸上的杨柳,打在水面上,打出的阵阵涟漪出神的说道:“以前这里四处都是大碗茶摊,联排的饭庄,好不热闹,因为人来人往,生意很是火爆。”

“还有些老手艺人在这里敲锣打鼓,卖糖人、熟肉这些小吃,那边是菜肉市场,跟着都起来了。”

“后来桥修好了,路通了,方便了,码头人们也用不到了,这两处码头啊,也就慢慢成了现在这个样。”

陈婉若的下巴放在手上,手紧握着密封袋密封的一双筷子,筷子拄着桌面,她看着沿河风景,嘴角满是笑意:“你不带我来,我都不知道济南还有这么漂亮的地方,后来呢?”

柳诚看着陈婉若,忽然想到了那句诗,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他拆着餐具说道:“板桥码头还好,改成了治理展示中心。我们脚下这个盐仓码头,就不行了,看到后面的水天福苑的工地了吗?这里马上就就要被拆迁了。”

“人们告别了码头,自然告别了船工,也告别了航标灯,告别了一切属于码头的标记。”

“最先走的是手艺人,后来走的是菜肉市场,再然后那些大碗茶摊,联排的饭庄也都拆了,最后,只剩下了这座盐仓饭庄,过几个月也要被拆了。”

“常林集团就投的这块地,水天福苑就是常林的项目。”

陈婉若本来看着窗外,听着柳诚娓娓道来,满心的欢喜,听着听着终于听的不对味儿了,瞪着大大的眼睛问道:“什么,什么意思啊。”

柳诚点了一份哨子面和茄丁肉酱面,叹气的说道:“就跟现在,我们坐在这饭庄,看着黄石板桥熙熙攘攘,已经没有人会再为曾经码头的辉煌而缅怀,也不会为码头的告退而神伤。”

“婉儿啊,并不是所有的告别,都要搞得生离死别,痛哭流涕,疲惫不堪,黯然神伤。”

陈婉若显然已经听懂了其中的潜台词,过去的就让它过去,未来的在未来,无须怀念。

“你是打算,正式和我分手吗?”陈婉若颤抖的问道,一滴眼泪已经从眼角滑落。

“你知道吗?有些告别啊,其实可以很浪漫。有比如说,李白跟汪伦的踏歌作别。有些告别呢,其实也可以很潇洒,有比如说,徐志摩再别康桥,只须轻轻地挥了挥手。”

柳诚脸上依旧是笑容,只要和陈婉若待在一起,哪怕是不说话,他也满是笑容。

“就因为我不答应你,我非要去留学,你就要跟我分手吗?我以为…你已经…我…不是,我…”陈婉若不停的擦着眼泪,她已经开始语无伦次。

正如她说的那样,她从来没想过分手后会怎样,她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会和柳诚腻在一起。

“傻丫头。别哭了。”柳诚深深的吸了口气。

陈婉若擦着眼泪,不停的说道:“你,似不似和我爸爸谈崩了,生意嘛,谈崩了可以再谈啊。那也没必要分手啊。我…”

柳诚站起身来,坐到了陈婉若的同侧,抱住了她:“好了,不要再哭了。”

陈婉若一听这话哭的更大声:“你这个人,总是惹我哭,年前就是,年后好了六个月,这又开始惹我哭,我招你惹你了!我只是想…”

……

客户端发送了fin,请求断开链接,四次分手开始,双方都在准备释放彼此占用的资源。

陈婉若回家了,司机大哥面无表情的带走了她,回到了属于她的那个名叫家庭的笼子里。

这丫头很乖巧,她逃脱不了家庭的束缚,割舍不了和家庭的关系,她更不可能和父母吵得天翻地覆,为了爱情不惜一切。

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她有自己的生活。

拥有了如此美好的六个月的时间,柳诚已经很知足了,他给了陈婉若一个结果,而不是不明不白。

他给陈婉若的青春谢了幕,给这场恋情,画上了一个句号,让她体面的离开。

是自己提的分手,就是自己背叛了这段感情,陈婉若以后的路上,想起自己的时候,他都是一个小心眼的男人。

不过出去留个学而已,就要说分手!而且还能如此决绝,一点都不大气!

这样不是蛮好的吗?

陈长林的要价实在是太高了,柳诚的成本已经不仅仅是公司,还包括了他个人的一些自由。

成本,为了得到某物而失去的总和叫做成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