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怦燃心动 > Chapter 17(小心肝(三合一)...)

Chapter 17(小心肝(三合一)...)(1/2)

目录

苏一灿趴在桌子上不知道等了多久, 大约凌晨三点多的时候,她看见外面有了光亮,猛地起身冲出房间, 有车灯在很远的山道上飞速行驶,她不假思索地往训练营外冲了出去。

苏一灿跑了好长一段路, 才看见那辆黑色的摩托车从远处飞驰而来,车灯打在苏一灿的身上, 拉长了她纤细的身影。

月光笼罩下她迎着他奔来, 这样的画面差点让岑莳以为出现了幻觉, 他没有想到苏一灿会等到现在, 眼里的担忧布满了整个瞳孔, 隔着一段距离遥遥相望, 多年前胡同里的场景忽然全部涌入他的脑中, 那个留着短发的女生对他咆哮着:“小孩, 你不要不知好歹,那帮人不会放过你的,明天姐还在这个地方等你, 送你去学校。”

然后他干了什么?他拿起地上的石子朝她砸了过去, 她朝他狂奔而来,他一边咒骂一边往大铁桶上爬,铁桶上成堆的铁片摇摇欲坠,就在坍塌的瞬间,女孩拽着他的书包将他护在怀中, 他抬起头的时候, 鲜血顺着女孩的发际留了下来, 他吓得将她推在废墟里,阴冷地看着她, 越跑越远…

岑莳目光复杂地盯着苏一灿,长腿跨下摩托撑在地上,头盔从头上取下时微卷的短发随风飞扬,那邪帅的模样透着年轻人的张狂。

嘴角却扬起一抹温柔,朝她伸出手:“上来,带你回去。”

苏一灿绷着个脸,气喘吁吁地瞪着他,岑莳对着她牵起个纵容的笑意:“回去给你骂。”

“看我带回了什么?”

苏一灿已经看见了,他带回了一只羊,绑在摩托车后面,还鲜血淋漓的,不知道的以为他杀了一个人绑回来。

苏一灿刚准备跨上去,看了眼后面绑着的羊,岑莳自觉朝后让了让对她说:“坐前面来。”

他给她让出了位置,待苏一灿坐稳后他才重新发动摩托车,身后是陌生男人的气息,明明是比自己小这么多的弟弟,可她却觉得在如此静谧的夜里,她坐在他的臂弯间,他似有若无地收紧了手臂将她圈在身前,这样的夜,这样的距离,这样起伏的情绪间,苏一灿感觉呼吸之间都是紊乱的。

为了掩饰这微妙的情绪,她对岑莳说道:“你不要命的吗?这里什么路况你就往外冲?还跟我耍起了心眼,你知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你这简直就是任性,我说你…”

夜风吹在耳边,苏一灿披散的长发在岑莳的颈间来回瘙着痒,岑莳一边听着她发怒,一边从后视镜里看着她气得涨红的脸,嘴角弯起一丝弧度,在苏一灿毫无防备的情况,一个刹车,苏一灿的声音戛然而止,身体突然向前,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岑莳便俯下身在她耳侧软声道:“我错了。”

漫天的星空下,大山的轮廓像困住她的城墙,徐徐夜风而来,整个世界都在沉睡,苏一灿的思维却在这一刻忽然觉醒了。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和杜敬霆的关系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了,但凡有一次杜敬霆和她说“我错了”,也许她会为了他尝试忘记那件事,忘记那个人,可他终究不可能对她低头,她也无法再跨过那道鸿沟。

车子停在宿舍楼前,苏一灿下了摩托车,看了眼那头羊,转身就上了楼。

第二天苏一灿到训练场的时候,篮球队的人早已进入面对面弹地传球训练,岑莳穿着米色的宽大T恤和灰色运动裤,柔软的卷发被风吹得有些凌乱,正站在一个队员身边对他说着话。

余光感觉到什么,他回过视线,苏一灿昨夜的火似乎并没消,看都不看他一眼,岑莳挠了下头,有些无奈地问面前站着的队员:“你们苏老师发火的时候,一般怎么应对?”

面前那个队员正好是苏一灿的学生,想了想后,不明所以地回道:“给她踹一脚就没事了。”

“……”

苏一灿一上午都没再跟岑莳说话,一直持续到吃中饭,苏一灿连一个眼神都没再给他。

下午的时候是岑莳答应那些队员,给他们机会挑战自己的日子。

所以今天篮球队的人格外兴奋,如果公然跟教练对着干,大家还得顾及到学校层面的影响,但如果是教练自己让他们上的,那就不能怪他们不留情面了。

这么多天的压榨早已让这帮队员心里压抑着一股股气焰,等的就是这一天绝地反击的机会,大家都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挑战规则也很简单,所有想挑战岑莳的人依次带球过他,但凡能过得了他的,可以放假一天,如果能过得了他还能把球送入篮筐的人,他可以任意答应对方一个条件。

反之,过不了他或者被他截了球的人,从明天开始加大训练量。

众人一听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岑莳让他们自由决定出战顺序,然后便在操场边上坐了下来等待他们发起挑战。

一群小伙子围在另一边,将早已商量出的结果拿出来讨论了一番,大家约定如果谁能进篮就让岑教练跪在篮球上唱国歌。

众人一拍即合,赵琦没有再发表任何意见,因为他的提成岑莳已经结给他了,不过他也并不想向岑莳发起挑战。

第一个申请出战的是他们当中的龅牙明,一米八二的个头,虽然不算矮,但一眼看过去基本上只能看到牙。

他拿起篮球气势汹汹地朝岑莳走去,高喊了一声:“岑教练,我第一个来。”

彼时,苏一灿也刚从宿舍楼那走了过来,不知道篮球队今天又是什么新的训练法子,索性也就待在一边观看。

就见龅牙明拍着篮球小跑到场中,非常帅气地想在胯下运个球,然后…球飞了,直接朝着岑莳滚了过去,送上一血。

岑莳似笑非笑地捡起篮球看向他:“待会结束障碍物运球增加二十组,下一个。”

身后队友立马对着龅牙明大骂:“傻逼。”

龅牙明也很憋屈,一脸吞了翔的表情,紧接着队里一个平时油里油气的小子站了出来。

岑莳将篮球扔给他,这小子满脸不屑地持球走到岑莳面前,岑莳连防守的姿势都没有摆,只是眼尾撇着他,淡淡地问了句:“准备好了吗?”

小伙子不耐烦地说:“来吧。”

话音刚落,手上的篮球直接被岑莳拍飞了,从岑莳抬起手,到小伙手中的篮球被截,再到篮球飞向下一个出列的队员,前后不过一秒钟的时间,场边原本吵闹的气氛顿时安静下来。

这小子明显不服气,顶撞了一句:“教练,你这是偷袭,不算数。”

岑莳面色没有波澜地回:“赛场上你跟裁判这么说,看看他会不会为了你一个人重新吹哨?”

小伙子被岑莳说得面红耳赤,转头就走,苗英音拍了拍他,接替了他上场。

岑莳一看是这家伙,嘴角立马露出了几许不太可见的玩味,和前面两次快速结束的挑战不同,这次岑莳似乎有些兴致,任由苗英音进攻,岑莳都不去截他的篮球,然而三分钟过去了,旁边人不停大喊,提示苗英音进攻位,他也从左攻换到右攻,还假模假样虚晃了几个动作,无论他采取何种进攻方式,岑莳就像逗鸟一样,总是在他下一个动作到来时,提前堵住了他的进攻路,让他根本来不及反应。

就连苏一灿都能看出来,岑莳如果愿意出手,苗英音手上的篮球早已被他抄截不知道多少次了。

到最后,原本还兴奋大喊的众人,渐渐声音越来越小,苗英音已经使出浑身解数,连一丝破绽都找不到,最后耍起脾气,将手中的篮球一扔,不玩了。

魏朱终于站了出来,越过所有人看向岑莳,岑莳活动了一下手腕,嘴角轻斜,旁边已经有人跑去捡起篮球,魏朱头略偏,准确无误地接住篮球朝着岑莳就持球冲了过去,那蛮横的劲头让所有在场的人都跟着起了劲儿。

魏朱观察出来左右手运球很难晃过岑莳,上来就想利用背后运球过人,奈何他的身高在岑莳面前并不占优势,根本无法突破,岑莳快速提醒道:“重心不够底,注意反手腕,再来。”

魏朱假式准备再来,却突然重心侧移,虚晃了一下,岑莳一眼看出他的破绽,出声说道:“时机不对,蹬地快了,跨步抢位又慢了一秒,错过防守人重心前移的最佳时机,再来。”

魏朱被岑莳激起了斗志,壮硕的身躯像散发着无穷的火焰,转体探肩就想强行突破,岑莳却像牢不可摧的墙,不停用语言激励着他:“速度,快,再快!用交叉步突破,你的步伐呢?眼睛往哪瞟?盯着我,气势拿出来。”

魏朱的汗水顺着额头浸湿了整个前胸后背,赵琦他们全从地上站了起来,面色严峻地盯着场中。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紧张的氛围,和前面儿戏一般的过场不同,岑莳在面对魏朱的时候似乎更有耐心,让众人难以置信的是,他能够一眼看出魏朱的过失,而且是在一边防守的情况下一边点出他的失误。

对比场中魏朱气喘吁吁吃力的模样,岑莳明显要轻松很多,几个回合过后,岑莳突然抢断,原地起跳,魏朱视线惊恐地仰起头,只感觉一大片阴影排山倒海压向自己,岑莳的身体腾空后倾肘部90度,腰腹突然力量爆发朝着对面的篮筐投去,那一瞬,他的肘部和肩膀形成了一条耀眼的直线,整个人都似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和斜阳融为一体。

时间仿若静止了,太阳迸发出万丈光芒投射在那颗橙红色的篮球上,球在空中不停旋转,跃过魏朱的头顶形成完美的抛物线,在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从对面的篮筐中落了下去,篮球砸在地面,每弹一下便仿若重拳砸在所有人的脑袋上。

岑莳的位置在中线,连苏一灿一个不怎么关注篮球的人都被他中场超远投篮的命中率给怔住了。

不知道谁先发出了一声:“卧槽!”

赵琦心里又产生了前些晚上刚见到岑莳时那种发毛的心理,死命抓头,队伍中突然就骚动起来,然后便是各种惊叹的声音。

而魏朱回过头盯着那颗已经滚远的篮球,整个人都陷入了呆滞中,他热爱篮球,虽然没打过什么正规比赛,也是从小看NBA长大的,家里人都说他是个傻大个,除了能吃,个子高,没有任何优点,他羡慕那些可以把篮球当职业的人,但他所处的环境从来没有这样一个机会让他接触真正的高手。

刚才短短几分钟的交手,虽然他基本上被岑莳完虐,但他却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畅快感,岑莳身上所酝酿的气场像深不可测的大海,这是他在前一个教练身上所没有感知到的一种能量,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他甚至觉得这种感觉出现在一个年轻教练身上是如此不可思议。

可此时此刻,他觉得身体中有什么一直沉睡的热血被突然唤醒了。

魏朱再次回过头时,眼里的傲慢被新的东西取代了,他什么话也没说,朝岑莳伸出拳头,旁边人的心都提了一下,以为魏朱要找教练打架了,却看见他的拳头停在了半空中。

骄阳似火,赤时当空。

岑莳垂眸含着浅笑抬起手握拳相碰,而后转向众人问道:“还有谁?”

原本热火朝天的场边顿时安静如鸡,大家都用一种刷新认知的眼神看着岑莳。

岑莳等了一会,开口道:“没有就散场,晚上我们改善一下伙食。”

众人一哄而散,岑莳脸上原本平静的神情才突然凝重起来,他轻轻皱着眉,将身体的重量慢慢移到左脚。

刚准备往回走,抬眸对上苏一灿的视线,下一秒他脸上的神情已经恢复如常,牙根紧了下大步朝宿舍走去。

苏一灿看着他的背影,将视线落在他的右腿上。

……

晚上训练场中间搭起了烤炉,虽然下午篮球队的人士气大减,但有肉吃对大家来说就跟打了鸡血一样。

这么多天高强度的训练下来,所有人早已疲惫不堪,一旦放松下来,便像脱缰的野马,大唱大跳起来。

苏一灿坐在离他们一段距离的大树边看着这些年轻小伙子们丑态百出的样子,也不禁跟着弯起了嘴角。

没有人去宿舍喊岑莳,苏一灿不知道岑莳是不是早上起得早,这会还没睡醒,大约是看教练不在,这些小伙子胆子大了起来。

有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你们现在什么意思?过了几下球就服软了?中线投篮本来就是凭运气,下午他那一下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另一个小伙子插了句:“我也觉得,大家不能怂,教练说明天训练量加大,我们已经苦得跟狗一样了,还怎么加大?”

有人抱怨,难免就有人开始附和,本来已经被压下去的气焰,又开始高涨起来。

但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种抵触情绪,还有一部分人只是静默地看着他们,其中就有喂猪。

一直到龅牙明来了句:“我也觉得他那一下就是走了狗屎运。”

话音刚落,喂猪侧眸冷冷地飘了句:“你来走一个。”

周围忽然安静下来,赵琦还在刷着油,见气氛不对瞧了过来。

龅牙明也不客气,瞪了喂猪一眼:“我还说错了?”

喂猪冷笑道:“如果你注意到篮球的后旋速度还能说出这种话,只能说你是个菜逼。”

那人立马跳了起来:“你他妈说谁是菜逼?”

苏一灿拿起手边的一次性碗直接砸了过去,龅牙明捂着头刚准备开骂,扭头见是苏一灿,骂声顿时卡在喉咙里。

苏一灿对他们没什么好脸色,过去揪住龅牙明的头发就指着烤全羊:“想吃吗?”

赵崎拿着刷子一脸懵逼地看着他们,此时烤羊肉的香味已经弥漫开来,整个训练场都能闻到这诱人的香气,龅牙明吞了下口水。

苏一灿将他脑袋一推:“我告诉你这只羊怎么来的,你们教练昨天问营地里的人借的摩托车,连夜赶出山给大家买的,几乎没睡觉还有伤陪你们练了一整天,之前谁要带头闹事的都给我站出来,我看看你们还好意思下口?”

随着苏一灿的声音落下,篮球队的人陆续垂下视线,原本还剑拔弩张的场面时间安静下来,直到苗英音拿着一次性筷子望着远处结结巴巴地喊了声:“岑,岑教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