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怦燃心动 > Chapter 20(我不允许别人看我们笑话...)

Chapter 20(我不允许别人看我们笑话...)(1/2)

目录

本章节做了文字替换,_读_未_修_改_内_容_请_到_

岑莳站在器材室门口看了会田径队的人训练, 苏一灿回办公室后便没看见他上来,下了班后她骑着小红去菜场附近帮岑莳配了把家门钥匙,从菜场出来回家的路上, 却在小广场看见了岑莳,让她诧异的是,岑莳靠在凉亭边上正在和人说话,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前几天差点和赵崎打起来的殷佐。

苏一灿将小红停在路边,岑莳似乎是注意到她了,说了几句便朝她走来, 苏一灿“啧”了声, 问道:“你不会打算拉他进校队吧?”

岑莳双手抄兜耸了下肩,苏一灿回头瞧了瞧殷佐, 又跟一帮雕龙刻凤的少年鬼混去了, 她转眸看着岑莳:“我猜他肯定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岑莳不置可否, 苏一灿语重心长地说:“我劝你不要花力气在他身上, 那小子可不是善茬。”

说罢压低声音, 身体前倾双手搭在自行车把手上:“知道他的留校查看怎么来的吗?一开学就把教导处的顾主任打了。”

岑莳拉过自行车把手往他的方向一转, 嘴角忽然浮起一丝狡黠:“不如这样苏老师, 我们打个赌。”

苏一灿被迫面向他:“打什么赌?”

“我要有办法把他弄进队,你答应帮我个忙。”

苏一灿眼皮一挑, 呵笑道:“行啊。”

下午岑莳打听到汽配城的位置, 去了一趟,傍晚的时候苏一灿就见他把车子捣鼓好了, 岑莳让她开一圈感受一下, 苏一灿感慨道:“油门踩下去感觉都不一样了,还好你修好了, 明天我还要去趟市里吃酒呢。”

似乎是想到明天小光头的婚礼,苏一灿的眉眼凝在了一起,半晌都沉默着。

她完全可以发个红包推说有事不去,但这只会让那些人更加认为她是个被抛弃且不敢见人的可怜虫。

岑莳见苏一灿眉峰微拧,撇了她一眼没说话,一直到苏一灿将车子停回院中往家里走时,岑莳下了车靠在车门上对着她的背影喊了声:“喂。”

苏一灿回过头望着他,夜里的老区很安静,有虫鸣和夏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

他的声音泛着夏日里的清透:“要陪吗?”

岑莳的卷发在半暗的光线里微动着,轻盈却也散漫。

“反正我也没饭吃。”

苏一灿嘴角轻扯:“好啊。”

……

小光头的婚礼并非中式的,而是选在半户外的场地,婚庆公司将外面的草坪布置得非常奢华,草坪上满是浪漫的鲜花和气球,内场有敞开式可供宾客休息喝酒的地方,整体氛围轻松温馨。

小光头上学的时候是真没头发,据说小时候头上摔出道疤就有一片不长头发了,他家里人为了看上去协调,干脆常年让他保持着光头的造型。

未曾想多年后的婚礼上,老同学们惊奇地发现他头发居然长出来了,而且十分旺盛,在苏一灿没到场前,大家的话题都在猜测他是不是去植发了?

直到苏一灿带着岑莳到场,所有人的话题才戛然而止。

杜敬霆比她大一届,当年她和八中的学姐学长们混得熟,那会的杜敬霆连个正眼都不瞧她,她却已经和他的校友们打成一片了,所以这些人当中的确有些和苏一灿比较熟悉的老朋友,例如盛米悦那帮人。

如今再相聚,都是奔三的年纪,很多已经结婚有小孩了,和当年清纯的年纪相比,岁月到底在大家身上留下了痕迹,脱去校服后,都穿上了成熟的套装。

似乎只有苏一灿这么多年没怎么变过,依然不爱穿裙子,黑色J奶衫加一条港风高腰阔腿裤,仍然是当年那个样子,什么表情都没有,仅仅就这样走来便有种炸街的范儿。

唯独不同的是,她今天穿了一双绑带尖头高跟鞋,这已经是她对这个婚礼最大的尊重了。

可很快大家的注意力便全都落在她后面的男人身上,颀长的身型,年轻时尚的打扮,一条简洁的工装裤显得大长腿格外引人瞩目,当然最让人挪不开视线的还是这年轻男人的颜值。

如果说杜敬霆当年在万千少女心中的形象是一尘不染的白月光,那这小伙子绝对有种与身俱来的矜傲,仿若炙热的太阳,绚烂夺目。

在看见他和苏一灿走来时,所有人的视线下意识移向坐在里面的杜敬霆。

杜敬霆刚到也没多久,此时正和一帮老同学坐在沙发里推杯换盏,似乎是注意到外面的骚动,大家顺着视线看了过去,苏一灿今天化了个妆,她的五官本就立体出挑,不化妆的时候看着倒还算亲和,可一旦稍微上个妆,那样子便愈发浓烈美艳。

杜敬霆旁边的老博问了句:“灿灿身边那男的谁啊?”

大家都拿视线瞟向杜敬霆,他只是无动于衷地说了句:“不相干的人。”

此时苏一灿已经和老朋友们见面了,许久不见自然各种寒暄,岑莳站在离她几步的后面,双手抄兜百无聊赖地四处瞧了瞧,大概感应到有目光落在他身上,他下意识侧眸扫去,便对上了杜敬霆投来的视线,一身深色的衬衫西裤,手上是暗红的高脚杯,明明儒雅的身段,眼里的光却透出一丝冷意,抬起酒杯喝了口手中的酒。

恰巧这时候盛米悦带着她弟弟过来,笑着跟岑莳打着招呼:“帅哥,又见面了。”

岑莳收回视线看向盛米悦:“你是谁?”

“……”

苏一灿回过身对他说:“盛姐啊,你忘了?前两天还去我家的,和你说话的。”

岑莳“哦”了一声。

盛米悦拉着自己的弟弟对岑莳说:“这是我弟弟盛威小!

岑莳垂了下睫毛看着盛米悦身边的小孩,从头到脚跟她姐没有一个地方是像的,这肥胖的程度怎么好意思叫“微胖”?

然后盛米悦就把她这位叫“微胖”的弟弟扔给岑莳了,女人在一起话题自然聊不完,便找了个地方开始喝起酒来。

留下岑莳一米九三的大个子和个一米五九的矮胖子两人大眼瞪小眼,这弟弟还用一种十分凄惨的眼神盯着岑莳对他说:“哥哥,我好饿。”

“……”岑莳转身准备带他去找吃的,然而便被一只肉嘟嘟的肥手牵住了。

岑莳低头一看,这肥弟十分自觉地牵起了他的手,他赶忙别扭地甩开他,结果这弟弟又小跑追上岑莳再次牵住了他,岑莳就搞不懂了?大男人在外面牵什么手的?

不禁问了下这胖弟:“你几岁?”

“8岁。”

“……”这谁能想到,一个将近一米六的大胖子居然才8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