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怦燃心动 > Chapter 26(那一年她16岁他正好9...)

Chapter 26(那一年她16岁他正好9...)(1/2)

目录

苏一灿回来后,两人没有久留,一杯咖啡喝完,杜敬霆起身问了她一句:“需要我送你回去吗?”

苏一灿垂着视线冷淡地回:“不用。”

他拉了下衬衫领口对她说:“有事联系我。”然后便出了咖啡店。

苏一灿对着手边的资料发了一会呆,一直到盛米悦打电话给她,问她哪天有时间,云妞说大家好久没聚聚了,想找个时间约一下。

苏一灿随口应了句过几天吧,临挂电话前她突然问道:“老博后来怎么样了?”

盛米悦告诉她:“群里人说没事,他也是活该,谁叫他莫名其妙跟我吵架,我前脚刚走,他后脚就掉进去了,你说是不是报应?”

“你跟他有什么好吵的?也不怕别人以为是你把他推下去的。”

盛米悦接道:“那不能,岑莳当时也听见他骂完后我没理他就走了,后来还问我的呢。”

苏一灿猛然一怔:“你是说…岑莳当时也在后面?”

盛米悦随口说了句:“应该刚好路过吧。”

挂了电话,苏一灿拿着那叠资料出了咖啡店,天空越来越沉闷,她心绪凌乱地上了车,脑中反复想着那句“老博是他蹬下去的”。

当时杜敬霆跟她说这话的时候她压根没信,不过是第一次见面,而且根本不相干的人,岑莳平时看着脾气挺好,怎么可能对一个陌生人心狠手辣?更何况差点把老博弄死,光想到那天的事故可能和岑莳有关,苏一灿就出了一身冷汗。

回去的路上沉闷了一下午的天气终于落下了雨点,不出意外下班高峰又在堵车,苏一灿烦躁地拐进另一条道,从她熟悉的小路绕了回去,不知不觉竟然开到了八中门口,她放慢了车速看见教学楼里亮起了灯,外墙早已重新翻修过,不再是她熟悉的样子。

车轮缓缓滑过八中门口,经过她曾经走了无数次,闭着眼都能认得的巷口,苏一灿没有停留直接将车子开了过去,到了路口,路灯读秒器似乎出了故障,突然变成了红灯,苏一灿紧急刹车,放在副驾驶的资料因为惯性散落开来。

那张印有岑莳9岁照片的纸张掉了出来,她低下头整理东西的时候再次瞥见了那张照片,窗外的雨滴打落在前挡玻璃上,雨刮器规律地左右摇晃,时间仿佛在那一秒静止了,她拿起那张纸凑到面前仔细盯着那双眼看了又看,身后的车子不停按着喇叭催促她,她抬头瞧了眼,绿灯放行了,几乎同时苏一灿扶着方向盘一个调头直接又把车子开回八中旁边的那个巷口,然后将车子停了下来。

她拿着那张纸拉开车门,踩着地上的积水走入那条巷内,雨水让巷子里的光显得更加隐约,水滴落在她的发丝上,她的眼神却牢牢盯着某处,眼前的画面变得模糊摇晃,好像和十几年的场景慢慢重叠,也是在这条巷子里,她不止一次看见那个小孩被一群人围住,问他要钱,她只记得那个小男孩长得很漂亮,每次老老实实将钱拿出来给那群人,而且都是百元大钞。

直到那天傍晚,杜敬霆第一次当着她的面把她的情书扔进垃圾桶,她憋着泪跑出八中,丢脸、憋屈、难堪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月亮升了起来,路灯亮了,她穿过这条巷子的时候,再次遇见了那个漂亮的小男孩,他的校服被人烧了一个洞,书包带子也断了一条,身上还有血渍。

苏一灿原本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看见他这样吓了一跳拽住他就问道:“你是不是被人打了?”

小男孩像没有灵魂的木偶,甩开她木讷地朝巷子外面走,苏一灿再次堵在他面前问他:“你家在哪?那些人为什么总问你要钱?你为什么不跟你爸妈说?”

小男孩一点矮,才到她胸口,眼神暗淡无光,苏一灿觉得他可怜,蹲下身扶着他的肩膀对他说:“你不要怕,告诉姐那些人经常在哪里蹲你,我明天带人去会会他们。”

小男孩再次甩开她,用他那稚嫩的嗓音说出凶狠的话:“getoffybackgofubsp; yourself!”

苏一灿听懂了“fuck”,知道他在骂她,她拽着他的衣领警告他:“嘴巴放干净点,叫声‘姐’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小男孩再次转身走开,苏一灿叉着腰对着他咆哮道:“小孩,你不要不知好歹,那帮人不会放过你的,明天姐还在这个地方等你……”

小男孩突然停下脚步弯了腰,苏一灿不知道他要干嘛,却在他转过身的刹那一枚石子朝她砸了过去,如果不是她及时捂住脸,石头对准的正是她的右眼珠子。

她当即就气得朝他狂奔过去,小男孩看她那架势惊慌失措地往旁边的大铁桶上爬,苏一灿眼睁睁看着铁桶上成堆的铁片被他扒拉得摇摇欲坠,就在坍塌的瞬间,她本能地扯住小男孩的书包将他一把护怀中,却感觉脑门一阵钻心的刺痛,后背被无数的铁片砸得直不起来,小男孩顺势挣脱将她一把推开,她被推得跌倒在了废墟中,捂着头而后看见手上鲜血一片。

她发现自己的头顶流了血也吓了一跳,无助地对小男孩说:“快帮我叫个人。”

昏暗的巷子里,小男孩阴冷地看着她,那眼神仿若来自南极洲最严寒的雪山,冰冷到没有丝毫温度,然后转身越跑越远,丢下绝望的她对着他的背影大喊:“别让我再看见你!”

后来,她真的没有再见过那个小孩。

那天她一个人挣扎了好久才扶着墙沿着巷子往家走,这件事并没有在她的记忆中停留太久,甚至她早已忘了那个小男孩的长相,只知道他漂亮的脸蛋下是一颗黑暗的心脏。

那一年她16岁,他正好9岁。

多年后她见到岑莳,根本没有把高大英隽的他和那个阴暗的小男孩联系在一起,然而此时苏一灿拿着那张他9岁时的照片抬起手放在眼前,纸张的后面是这条长长的巷子,照片中男孩的眼神忽然就和她记忆中的模样对上了,直到这一刻,她才终于知道那屡次在岑莳身上看见的熟悉感到底从何而来了。

雨水溅湿了她手中的纸,水滴顺着纸张滴落在照片中男孩的脸上,仿若挂上了泪痕,苏一灿紧了紧牙根转身回到车上。

一路开回凤溪,没想到在湖边道上发生了三车追尾的事故,交警已经到达现场,周围车子全挤在一股道上缓缓通行。

快排到事故发生地的时候,苏一灿看见一个男人打着伞在向过往的车辆招手,她定睛一看落下车窗,马彬也看见了坐在车中的人,叫了她一声:“苏一灿?”

她侧了下头问道:“你怎么回事?”

马彬像终于看到救命稻草似的,说出去和朋友喝酒打了滴滴回来,哪知道突然出了车祸,滴滴司机马上要去交警大队处理,他这会打车也打不到,幸好碰见了苏一灿。

这马彬便是上次在孙老四酒吧和姜少那群人一起的微胖男,虽然那次事情闹得并不愉快,但到底认识一场,苏一灿将副驾驶的东西扔到后座,顺道带了他一程。

路上马彬还特地问了句:“上回跟你在一起的帅小伙呢?我后来还想找你认识下他的。”

苏一灿莫名其妙地握着方向盘回问道:“认识他干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