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怦燃心动 > Chapter 26(那一年她16岁他正好9...)

Chapter 26(那一年她16岁他正好9...)(2/2)

目录

马彬说:“挺好奇他那一手骰子是怎么摇出来的?你这朋友可以啊,深藏不露。”

马彬又和苏一灿提起他之前在澳门遇到过的人,也许喝了酒的缘故,他坐在副驾驶话有点多,絮絮叨叨说着那晚的事,直到下车。

苏一灿看着马彬的背影,又望了望左边,那条路是回家的,而右边的岔路口是通往二中的,她的手指缓缓滑过方向盘,一个转弯直奔学校的方向。

学校里还有不少学生在上晚自习,好些教室过道都亮着灯,但教学楼外面却笼罩在一片阴雨之中,雨似乎比刚才更大了些,苏一灿将车子停在车位上,透过雨帘看见体育馆似乎还有人,她打开车门顶着雨大步朝体育馆走去。

刚踏上二楼的楼梯,苏一灿便听见篮球密集地打在地板和篮筐上的声音,她加快了脚步走进场馆内,看见一群小伙子在场中进行全场快速运球跑训练,她不过短短一个多星期没有关注篮球队这边的情况,竟然不知道队里什么时候多了好几个生面孔。

而岑莳穿着一身简练的黑色训练服站在场中,身型颀长,没有表情的时候眉骨投下一片阴影,眼窝深邃冷淡,恰是他的这双眼睛可以让人寒冷刺骨,也极具迷惑性。

苏一灿目光一侧,看见只有赵琦一个人被罚站在另一边的篮筐下练习投篮,他身上的篮球服早已湿透了,大片汗水从额头滴落。

其实苏一灿一直挺奇怪的,赵琦平时油嘴滑舌,也是个不太服管的学生,为什么他总是对岑莳言听计从,且并不像是一个学生对教练的尊敬,如果硬要说起来,这中间似乎还有些害怕的感觉,可是他怕岑莳什么呢?她待在篮球队的时候从来没有看见岑莳对他们这帮小屁孩发过火。

她不禁想起了什么,几步朝赵琦那走去,赵琦发现了苏一灿的身影,顿了下投来视线,苏一灿对他招了下手,赵琦早已累成狗了,偏偏还有六十几个没投完,此时看见苏一灿就跟看见观世音菩萨一样,立马丢了球就朝她奔去,哪怕休息个两分钟也是好的。

岑莳听见背后的投篮声消失了,转过身便看见苏一灿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此时正在跟赵琦说着话,发丝垂在颊边,湿漉漉的,身上的t恤也映着水渍,显然刚淋过雨。

他微微蹙了下眉,转头对魏朱说了句:“带着他们再练十五分钟结束。”

魏朱点点头,岑莳便从另一边出了篮球馆。

苏一灿和赵琦说了几句话后,岑莳的身影又回来了,朝着他们这里走来,赵琦眼尖地瞥了眼,拿起篮球就对苏一灿说:“那苏老师我先训练了。”

然后在岑莳还没走到近前时已经非常狗腿地再次返场投篮。

苏一灿依然站在原地,细长的凤眼沉着一抹复杂的光盯着岑莳,他走到她近前,不似平常挂着笑,表情不算多好,看了她一眼对她说:“跟我来。”

说完他便转身往篮球馆外的楼梯间走去,苏一灿抬脚跟在他后面。

学校为了省电,一般体育馆楼梯间的灯都是关着的,此时这里很安静,安静到似乎可以听见外面的雨滴声,只有篮球馆那头发出的微弱光线照在苏一灿的脸上,平添一种朦胧的媚气。

岑莳立在她身前,抬起双臂将刚才去储物柜里拿出的新毛巾盖在她的头上,对她说:“你擦一下。”

苏一灿没动,依然借着微弱的光线抬起双眸注视着他,那眼神太有穿透力,仿佛要通过他的瞳孔钻进他的心脏。

岑莳见她没动,干脆拿起毛巾一角将她脸上半干的水渍轻轻拭了下,这时才发现她的头发居然湿透了,不像是只淋了一会的雨。

他干脆朝她近了一步替她揉着头发,苏一灿的视线半垂在他的胸口,压抑在喉咙里的声音在两人之间响了起来:“骰子掷得挺好的吗?都有做老千的潜质了。”

岑莳的手停顿了一瞬,没有出声,继续替她擦拭着鬓角的水渍。

苏一灿的目光依然低垂,没有任何动作,嘲弄地说:“还会来回卸人胳膊,如果你没有从医经历,我都没法想象得打多少场架才能学会这项技能?”

岑莳依然一声不吭,只是隐在黑暗中的轮廓紧紧绷着,手上的力道温柔仔细,不疾不徐。

却在这时苏一灿突然抬起视线,双眼里迸射出尖锐的光,一瞬不瞬地盯着他:“老博是不是你弄下去的?”

岑莳手上的动作终于停了,他居高临下望着她,眼里的澄澈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让苏一灿感到陌生的冷漠,忽然一种说不出来的阴影笼罩在苏一灿的心头,她对着他就低吼出声:“你有没有想过会把人淹死?他跟你有什么大仇大怨的?下手要不要这么狠?还是你根本从来不会管别人死活?”

岑莳的瞳孔在黑暗中颜色更加深了些,悠沉地落在苏一灿的脸上,淡淡道:“我既然现在住在你那,就看不得别人在你背后说三道四。”

苏一灿的情绪突然起伏起来:“是,你也知道你现在住在我那,那你有没有想过我天天跟个危险分子待在一起,关键还不知情的感受?”

岑莳低垂下了眼帘,缓缓咀嚼着这四个字:“危险分子。”

而后嘴角挑起一丝轻蔑,这是苏一灿在他脸上从未看过的神情,透着坏的张扬,嘴唇微启:“苏老师特地请假去见你的过去式,就是为了给我打上个危险分子的标签?”

苏一灿眼里的光逐渐冷了下去,退后一步,篮球馆训练结束了,有人从里面把门带上了,楼梯间顿时陷入一片黑暗,只有稀疏的月光透过雨帘隐隐地落在两人之间。

她拿掉毛巾,迎着朦胧的光线一下子掀起额边的发丝,那道疤痕在隐约的光线里显得格外刺眼。

“你早已经将标签印在我身上了,当初丢下我的时候记得我说过什么吗?别再让我看见你,你那时能不顾我死活,我都不知道现在和你待在一起,万一哪天惹得你不痛快了,你会不会像对待你姑父一样把我整哪去?”

岑莳的瞳孔震了下,眼里的光瞬间布满荆棘。

苏一灿的脸上隐着淡淡的怒气,或许是感觉自己被耍了,或许是觉得这么多天收留了一个当初差点害死自己的小孩,或许是后怕他的这些行为像随时会爆的炸弹,她甚至也对岑莳这个人产生了一定程度上的畏惧。

虽然她曾经也骂过人,打过架,和外校生玩在一起,但她的坏显然和岑莳并不是一个段位的,他可以用纯良的假象迷惑所有人,让人卸下防备后才突然给人致命一击,这种人才是最可怕的。

岑莳什么话也没说,直到篮球馆的门再次被打开,一束光射在他身上照亮了他苍白的脸,他才捡起被苏一灿扔在地上的毛巾,淡淡地对她说:“我会向学校申请宿舍。”

说完他便转身大步走进场馆内。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