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怦燃心动 > Chapter 34(半哄半诱地哑声说 “别见...)

Chapter 34(半哄半诱地哑声说 “别见...)(1/2)

目录

杜敬霆刚和开发区的领导吃完饭, 照例喝了不少酒,不出意外新区落成后,他明年的项目估值将会非常可观, 路上的时候小陈助理兴致高昂地说:“杜总, 这次的事情敲定后,亚邦那边恐怕就得按照我们的规则来了,要不要卡他们一道?”

杜敬霆扯开领带扔到一边,眼里沉着深不见底的光, 缓声说道:“亚邦这次项目总负责人是灿灿的舅舅,你觉得我要不要卡他们一道?”

小陈助理试探地说:“杜总您不是已经和……”和苏小姐分手了吗?可陈助理看着倒视镜里杜总阴沉的表情, 没有将后半句话接下去。

这次项目几大开发商都在争抢, 亚邦那边为了争夺资源近来没少给几方使绊子, 他跟在杜总身边这么多年, 知道他不是心慈手软的人, 他们这次拿到了主动权,按照杜总的行事风格一定会将对自己有威胁的势力趁早铲除。

可此时陈助理竟然有些摸不透杜总的想法, 车内安静到令人窒息, 连周司机都不敢出声。

杜敬霆靠在椅背上, 目光沉寂地落向车窗外, 这条路是通往苏一灿父母家的路, 他们的第一套小房子离这里不算远,就在光华路上,那套房子是他给苏一灿的第一个小家,为了让她能离父母家近些, 他刚大学毕业没几年就背负了一百多万的贷款, 他没有将这件事告诉她,他不愿意她为了钱烦恼。

那时他还在亚邦工作, 工资并不高,经常还完贷款连一顿饭都吃不上,在面对苏一灿的舅舅郭总时,始终低人一等,好似他能吃上口饭都是郭总施舍的,甚至在提成分配的时候故意克扣了他一部分,对他说只要好好干,那部分提成会跟年终奖一起发放给他,就是怕他一下子拿了钱忘了本。

他无法拿这件事到苏一灿面前埋冤,苏一灿是可以为了他找她舅舅理论,可这样一来他成了什么?一个靠女人才能要到钱的废物?

为了解决贷款压力,他开始背着公司接私活,那是他最忙碌的几年,忙到每天回家只能看见熟睡中的她。

她总是和他抱怨他太忙了,没有时间陪她,他总是想着他们有一辈子的时间,等他赚到钱后可以每天都陪着她。

街上起了风,风吹起了梧桐落叶,杜敬霆将车窗落下,空气里是初秋的味道,他还记得苏一灿喜欢秋天,他曾经问过她为什么?她好像从来没有给过他一个确切的答案。

车子滑过街道,他忽然看见了两个熟悉的身影,他喊了声:“停车。”

周司机赶忙打着方向灯将车子在路边停了下来,杜敬霆拉开车门朝苏一灿的父母走去,二老才从超市买了一大堆东西回来,看见杜敬霆也很欣喜,问他怎么会在这?

杜敬霆指着对面的车告诉他们:“工作才结束。”

说完从苏爸和苏妈手上接过两大包东西:“送你们上去吧。”

苏爸笑道:“走,去坐坐,有阵子没见你了。”

到了家中,杜敬霆将东西放下,苏爸泡茶的时候,他打开苏一灿房间的门,自从她回到凤溪后,每次来父母家也基本不会过夜,她的房间如今清冷很多,一些杂物都是原来上高中时留下的,收拾得整整齐齐。

杜敬霆走到那张写字台前,他拧开桌上的台灯,看见写字台下还压着“高考必胜”的空心字,这是她参加高考那年非要他写给她的,后来她就一直压在写字台下,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张字条亦如当初一样安静地躺在这里。

杜敬霆沉默地站在写字台边,他将透明桌台轻轻抬了起来,原本想抽出那张纸看一看,没想到手刚碰到那张纸,便发现纸的下面压着一张照片。

照片中是他穿着八中校服站在操场上的侧面,那年他还年轻,锦瑟年华,一切都刚刚好,他不知道苏一灿是怎么拍下这张照片的,可这张照片却无意记录下了他堕入黑暗前的时刻。

他翻过照片看见背面用黑色签字笔落了几个字“人间理想――杜敬霆”。

他怔怔地看着这几个字,在苏爸喊他出去喝茶时,将这张照片放入了口袋中。

苏爸和他闲聊间说道:“我们家灿灿啊,看着脾气挺大的,其实和她妈一样,心肠子软,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们也不清楚,你也说说灿灿,她老是待在凤溪也不是办法,你们聚少离多的。”

杜敬霆垂着眸声线温和:“嗯,我会劝劝她。”

苏妈盛了一碗银耳汤递给杜敬霆对他说:“趁热喝。”

苏爸自顾自地絮叨着:“我们的话她也不听,从小就听你的,你说一句顶上我们唠叨十句,就拿这银耳汤来说,以前她哪会做这种东西,在家酒瓶子倒了都不知道扶一下,后来说要做给你吃特地找她妈学的。”

杜敬霆低着头握着手中的碗,他想起从前身兼多个项目那时候,每天只能睡四个小时,可无论他多晚回家,苏一灿永远会给他留盏灯,他喝多了,她就给他做银耳汤,她说这个能醒酒还能补补身子。

已经多久了?他每天回到家中一片漆黑,甚至不愿再回家,他没有告诉苏一灿上半年的时候他花了当初卖房两倍的价格又把他们从前的小房子买了回来,他偶尔会一个人回去住,每次午夜梦回的时候,他总能感觉苏一灿就躺在她身边,他对她说想喝水,可是没有人再从床上爬起来给他倒水。

杜敬霆捧着小小的碗,一勺一勺将银耳汤送入口中,那微甜的味道却被他吃出了苦涩感。

放下碗后他起身道别了苏一灿的父母,上了车他看向周司机对他说:“去凤溪。”

……

好在家门口的大超市还未关门,苏一灿在款式比较年轻的T恤中没有找到岑莳穿的码,只能在老年衫中勉强给他淘了一件,于是她快速结帐走人。

在快要到家时,看见立在她家门前的杜敬霆,她有些讶异他这个时间点跑来找她,几步走了过去问他:“这么晚了你过来干嘛?”

杜敬霆转身看向她,眼里透着细碎的光,声音暗沉:“我刚才去了趟你爸妈家。”

苏一灿突然紧张起来:“你去我爸妈家了?那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