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怦燃心动 > Chapter 35(姐姐不坏弟弟不爱...)

Chapter 35(姐姐不坏弟弟不爱...)(1/2)

目录

岑莳已经套上了那件土黄色的老年衫, 坐在浴室的小板凳上,没有看手机,光线打在他的脸上, 漂亮的眼瞳没有一丝杂质, 在苏一灿推开门的时候,岑莳抬起视线,眼里噙着灼灼的光,烫得她浑身不自在。

她撇开视线清了清嗓子, 故作轻松地说:“刚才的事,我当没发生过, 我不知道你出于什么原因要这样, 但是我们之间不可能的。”

说完她局促地看了岑莳一眼:“和杜敬霆没有关系, 是我自己的原因, 我还没有准备好重新开始一段新恋情, 就算……我们也不太合适……”

岑莳缓缓站起身,高大的身影立马占据了浴室的空间, 苏一灿不自觉缩紧了身体, 看见他挑着眼皮淡淡地掠着她:“苏老师既然对我不感兴趣, 又把我带回家, 又嘘寒问暖, 包饺子买衣服的,你对每个男人都这样?”

苏一灿立马转过头回道:“什么叫我对每个男人都这样,我要不是看你……”

“看我怎么了?”岑莳的身影忽然压了过来,目光带着侵略性。

苏一灿的心跳又开始不受控制地紊乱, 她瞥过头对他说:“总之你误会了, 我没有那个意思。”

空气忽然静止了,岑莳一瞬不瞬地望着她, 苏一灿低着头没敢给他任何回应,甚至害怕自己的直白伤害了面前的男孩,但她认为这种事还是趁早说开的好,不然后面会更尴尬。

良久,岑莳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侧过身子从浴室走了出去,苏一灿抬头看着他的背影,忽然想起什么向他说道:“对了,我爸妈喊你周末到他们家吃饭,想见见你。”

岑莳的背影僵了下,停住脚步站在过道上,他个子太高了,过道的灯几乎悬在他的头顶,他没有转过身,而是低下头,声音仿若埋在泥土里般沉闷:“原来是你爸妈回来了啊,所以他们告诉了你我的事?我妈的事?还是我家的事?今天你所做的这一切也都是…可怜我?”

他缓缓转过身,轮廓在过道灯的照耀下惨白一片,好似整个人暴晒在沙漠中,眼里的荒芜之境飞沙扬砾,居高临下睨着她,声音冷到极致,嘲讽地“呵”了一声。

苏一灿见不得他这样,又穿起他满身是刺的盔甲,这副与世界为敌的模样,她看他这样就难受,想朝他伸出手,被岑莳一把打开:“我还不需要别人可怜,你先可怜可怜你自己吧。”

说完他大步往外走,离开了这里,那一整晚岑莳都没再回来过,苏一灿一个人收拾满是面粉的桌子、椅子、地砖,像是有强迫症一样,一遍又一遍地去打扫,直到整个人累瘫在沙发上,眼里是岑莳临走时冰冷的眸子,可她分明感受到那双眸子后是受伤的心,她不想伤他的,实际上,无论是父母这层关系,还是这么多天的相处,亦或是单纯知道这个人的遭遇后,她都希望他以后的路走得顺些,可她自己已经是个遍体鳞伤的人了,又哪来的能力去愈合另一个人的伤口?

于是这一晚,苏一灿失眠了,一直到天亮了才强撑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去了学校。

本想着学校就这么大,办公室、食堂、路上总能碰到岑莳,再怎么说也是同事的关系,真碰上了该不该打招呼?这的确是个尴尬的问题,无视他吧,似乎不太好,打招呼吧,那小子万一眼睛往天上看不理她,那多难看。

然而第二天的情况并不在她的假设范围内,她上体育课的时候,还真碰上了岑莳,他带着篮球队的人在跑圈,阳光明媚的天气,却因为秋老虎来袭,空气中有种闷热的感觉。

苏一灿实在是很难忽视他,因为他身上还穿着她昨晚跑去给他买的老年衫,明明那么乡土气息浓厚的T恤,偏偏给他穿出了一种复古运动风,也是很神奇了,走远看,土黄一片还挺时尚。

苏一灿盯他瞧了几眼,他倒是很专注地盯着自己的队员,半点眼神都没给她。

倒是体育课刚上没多久,向来缺课的殷佐今天居然破天荒地来到了操场,虽然迟到了,但是人能来苏一灿仍然很诧异,回头看了他一眼调侃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殷佐指了指岑莳:“我来找岑教练。”

“……”体育还正在进行时呢,假都不请跑去找别的老师?

然后殷佐当真班都没回,就大摇大摆往岑莳走去,两人说了一会话后,他又大摇大摆走了,完全没有要归队的意思,自由活动的时候,苏一灿便拿出自己的小本本,刚准备记上殷佐一笔,本子突然就被抽走了,她抬起头正对上岑莳茶褐色的眸子,迎着阳光像猫一样慵懒。

颀长的身形靠在她身旁的双杠上,拿着苏一灿的本子扇着风,她突然发现这小子的复原能力太强了,明明昨晚还一副受了伤穿上盔甲死命扎人的模样,今天居然又跟没事人一样了,苏一灿不禁看着他笑了出来。

然而岑莳的眼神依然盯着篮球队那边对她说道:“我带殷佐跟你请个假,以后他的体育课可能都要被占用了。”

苏一灿伸手就要夺回自己的本子,回道:“他自己没有嘴吗?”

岑莳慢悠悠地换了个手扇风,本子顺利过渡到另一只手上,他嘴角噙着一道冷弧,既不看苏一灿也不给她本子。

旁边有不少学生望过来,苏一灿只能收敛自己的动作,听见岑莳继续说道:“从今天开始殷佐正式加入篮球队,我们之前的赌约也该生效了吧?”

“什么赌约?”

苏一灿刚问完,就想起来好像前阵子岑莳的确对她说过“我要有办法把他弄进队,你答应帮我个忙。”

她不禁侧了下眉:“你要我帮你什么忙?”

岑莳收起表情,对她说:“我要田径队的万向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