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怦燃心动 > Chapter 36(有的人在见识过万谷深渊后...)

Chapter 36(有的人在见识过万谷深渊后...)(1/2)

目录

让他们都没想到的是, 下午第二节课下课的时候,万向阳就跑来了办公室找江崇,将近一米九的大个子, 长得阳光讨喜, 教体育的老师都挺喜欢他的。

万向阳大概觉得不太好意思开口,站了半天才挤出一句:“江教练,我想去打篮球。”

江崇靠在椅背上,双手撑在脑后斜睨了一眼苏一灿, 苏一灿也抬起视线关注着万向阳和江崇的对话。

在万向阳说出这句话后,明显感觉自己跟犯了错一样, 低着头不敢去看江崇的反应, 半晌, 江崇对他说了句:“你们秋季赛我会去看, 你要是给我丢脸, 下学期继续回来训练。”

万向阳猛然抬起头,激动地笑, 像阳光洒进了他的眼中, 所有人都能感觉出来这个男孩的喜悦。

苏一灿到底好奇, 于是开口问了句:“小万, 怎么想起来好好跑去打篮球的?”

万向阳腼腆地笑了下, 还挠了挠头:“KD在视频里说我可以打打看,我激动得一晚上没睡着。”

“……”苏一灿一头雾水地盯着江崇,KD又是谁?

江崇善解人意地提醒她:“Kev。”

苏一灿立马反应过来是那位赫赫有名的全明星MVP,她当即笑道:“他梦里告诉你的吧。”

直到万向阳走后, 苏一灿才突然反应过来什么, 她立马上网搜了下,发现KD的确前两年签约了LW, 那么刚才万向阳说的还真不是梦话了,她想起岑莳早上那笃定的神态,居然用了这么阴的招,哪个青春期的男孩能抵抗得了偶像的煽动,苏一灿愣在位置上只想吟一声“卧槽”!

……

万向阳刚离开办公室,丁组长便找到苏一灿,让她下午课结束了后去体育馆检查一番,把需要修缮的地方拍照整理出来,到时候让总务处的人去报个价,利用十一黄金周将体育馆一些年久失修的地方维护一下。

于是放学后苏一灿便拿着手机跑了一趟体育馆,未曾想正好碰见篮球队人员重整后的第一次训练,赵琦看见苏一灿走了进来,还十分激动地对她喊道:“苏老师,你也来看我们训练啊?”

苏一灿朝他们那里瞟了眼,魏朱、苗英音那些人都嬉皮笑脸地朝她挥手,岑莳原本低着头看手上的东西,闻言抬起视线,苏一灿的眼神从他脸上掠过回了句:“我有事,你们训练你们的。”

说完她便拿出手机,开始寻找几处起皮裂开的地板,学生陆续放学了,何礼沐背着书包匆匆掠了进来,没多久,万向阳也到位了,大家在做着热身运动,今天体育馆里里外外多了不少人,自从昨天岑莳和殷佐那场比赛后,今天学校里热议不断,很多小伙子自发报名篮球队,从早到晚来找岑莳的人络绎不绝,就连今天篮球队训练,旁边都多了好些围观的学生。

苏一灿在内场检查得差不多后,殷佐才慢悠悠地走了进来,他一进场,明显能感觉出来整个场馆内的气氛顿时不一样了,场边围观的同学瞬时压抑着声音,只敢小声议论,而场中篮球队的人则个个冷眼盯着他,特别是赵琦、魏朱那些老队员,眼里都流露出不屑的神色。

殷佐走到场边,兀自坐下开始换鞋,赵琦阴阳怪气地说了句:“教练,我上次迟到你可是罚我跑了十圈,这个规矩应该一视同仁吧?”

殷佐弯起膝盖抬头盯赵琦冷冷地瞥了眼,岑莳面无表情地回头对他说:“先去热身,跑完十圈到我这。”殷佐没吱声,将篮球鞋换好。

苏一灿还在场边统计破损地板时,殷佐已经围着场地开始跑了起来,此时场边围观的同学看见殷佐阴冷的表情,已经没人敢说话了,偏偏赵琦一边压腿一边用讥笑的语气还在跟魏朱一起幸灾乐祸。

岑莳用眼神警告了他们,几个老队员稍微收敛了一些,苏一灿也没再注意篮球队那边,转而去统计更衣间坏掉的衣柜锁。

就在殷佐快跑完第十圈的时候,赵琦趁着岑教练不注意对他轻蔑地比了个中指。

殷佐完完整整跑了十圈后,径直朝着赵琦跑去,在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上去就给了赵琦一拳,瞬间,场边围观的同学发出一阵惊呼。

苏一灿在后场听见动静跑回去的时候,岑莳已经将体育馆内不相干的同学全部清场,亲手将大门一锁,对着篮球队的人说道:“喜欢打架是吧?现在外人都给你们清走了,来,打个够。”

魏朱他们已经全部朝殷佐围了过去,万向阳人高马大的,站在中间两头劝架,挡着魏朱他们,还要防着殷佐。

何礼沐嫌吵地走到场边,拿出试卷开始刷题,尴尬的是,苏一灿也被锁在了这里,上去管也不是,不管似乎也不太好。

就在她犹豫要不要上去吼一嗓子时,在写题的何礼沐突然将卷子一扔,上去就给了殷佐一拳,赵琦一脚,直截了当把人打懵了,也把苏一灿看懵了。

要说这个篮球队里任何一个人打架她都见怪不怪,但这个人是何礼沐,实在让人大跌眼镜,毕竟这个学生在所有老师眼中可都是无可挑剔的好学生,礼貌懂事。

全场寂静无声,所有人都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盯着这个平时彬彬有礼的好学生,而何礼沐在打完两人后,回身将自己的试卷重新拾了起来,折一折放进书包里,没有任何波澜地看向他们:“我时间很紧,不想浪费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

说完转头看向岑莳:“教练,我回去上晚自习了。”

岑莳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阻拦,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何礼沐拎着书包,从里面打开门锁,走了出去,还非常周到地从门外将体育馆的大门替他们重新关上了。

直到何礼沐离开后,岑莳才不紧不慢地走到这些队员中间,沉着脸说:“何礼沐的家人并不赞成他加入篮球队,所以他入队的事情是背着家人的,他需要在完成训练任务的基础上同时保证自己的成绩作为代价,他要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艰辛。

以他的成绩如果将时间全部用在学习上,三年后他会考取非常出色的大学,你们觉得他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未来赌在你们这群人身上?”

说完走到魏朱身后,拍了拍他:“因为你们块头大?”

接着走到苗英音身边拽了下他才烫的头:“因为你们头发长?”

然后走到赵琦侧面,伸出巴掌拍了拍他的脸:“因为你们够幼稚?”

最后转过身立在殷佐面前,眼神刺骨地注视着他:“还是因为你们脾气爆?”

篮球队的人陆续垂下视线看着地板,就连殷佐都躲开视线,紧绷着唇际。

万向阳此刻跳了出来,打着圆场:“是啊,大家和气点,以后都是一个队的,枪口应该一致朝外,我们比赛一场没打,自己内部先打了起来,说不过去啊,别说何礼沐了,连我都是放弃田径比赛过来的,本来还准备今年到市里拿名次的,我可不想让我原来的队友笑话我。”

苏一灿万万没想到人刚召集齐的第一次训练,篮球队的人会闹成这样,在岑莳的一番话后,大家终于没再闹了,虽然看上去也并没有多和谐。

岑莳把赵琦单独叫了过去,让他先学学怎么当个队长,而安排殷佐去了另一边训练了。

至于后来怎么样,苏一灿也不清楚,不过通过这件事她感觉带队真不是件轻松的活,别说技巧配合这些,能让这些桀骜不驯的小子和平共处在一个屋檐下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她默默走出去,买了一大袋矿泉水折返回来放在体育馆门口,岑莳抬头盯她看了眼,她没说什么替他们带上了门。

……

周五晚上她给岑莳发了一条信息,让他第二天上午十点在学校门口等她,岑莳也没回,不知道他晚上是不是又去酒吧打工了。

她周六上午将车开到学校附近的时候,看见岑莳坐在不远处的石墩子上漫不经心地抽烟,苏一灿将车子滑到他对面的街道旁停下,落下车窗剥开手边的棒棒糖默默地盯着他。

今早突然降温的缘故,岑莳穿了件军绿色的夹克,翘着腿的样子有些痞帅的味道。

苏一灿没喊他,他也没朝街对面望过来,就这样不急不慢地抽完整根烟才起身径直朝车子走来,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来。

苏一灿含着棒棒糖斜睨着他:“多大会抽烟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