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怦燃心动 > Chapter 41(“姐跟我试试看我会对...)

Chapter 41(“姐跟我试试看我会对...)(1/2)

目录

回到家后, 岑莳便无精打采地坐在餐桌前,苏一灿打开灯翻找冰箱,问他:“要不然我们下个面条吃算了, 给你加点火腿和鸡蛋怎么样?”

她回过头的时候, 岑莳趴在餐桌上,眼睛是睁着的,但是直发愣,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一灿也不忍心打扰他发呆了,自顾自进了厨房, 下了两碗面端了出来。

她是饿昏了, 自认为下的面还挺好吃的, 但是岑莳动了几口就放下筷子了。

她有些疑惑地问:“不好吃吗?”

岑莳摇了摇头, 双手撑住额垂下视线, 说了句:“不饿。”

“不饿把鸡蛋和火腿吃了。”

岑莳还是听了她话,硬是把鸡蛋和火腿吃掉了, 然后回身躺在沙发上又开始摆弄那个金属扣环, 苏一灿已经不是一次看见他拿着这个东西了, 准确来说这是一种智力解环扣, 苏一灿在很小的时候玩过, 不过益智类的玩意她向来不太擅长,就记得这东西特别难解开。

但看着岑莳单手解开,又单手装上,如此来回, 并且眼睛都不瞟一下的样子, 苏一灿感觉应该挺简单的。

于是她走了过去,蹲在沙发前从岑莳手上接过那个东西也开始解了起来, 十分钟过去了,她来来回回解了个寂寞,腿都蹲麻了,岑莳垂着眼皮看着她几次从解开边缘滑过的模样,嘴角终于泛起一丝很淡的弧度。

苏一灿没有耐心了,将东西扔给他:“不玩了,你这玩具认人。”

岑莳将金属扣从身上拿起来再次塞给她,苏一灿推了下:“都说不玩了,我不适合这个。”

“再试试,不试怎么知道不合适?”

苏一灿眼里的光动了一下,抬起睫对上岑莳有些摄人的目光。

可能半天没说话的缘故,他的嗓子哑然性感,透着一种低磁的味道萦绕在两人之间。

他又一次把金属扣放进苏一灿手里,然后握住她的手指带着她绕啊绕的,苏一灿根本没看出来他是怎么绕的,只能感觉到他的手心很烫,他的声音很哑:“这个是我妈在我很小的时候买给我的,来中国时没有其他认识的人,所以她去哪办事都得带上我,有时候我要等她好几个小时,她就给了我这个,让我边玩边等,等解开了,她就回来了。”

随着他话音落下,金属扣也解开了,他松开了她,可苏一灿的手背仿佛还残留着他滚烫的热度。

他解开了,单手解,盲解都可以,但是他妈妈再也不会回来了。

这一次苏一灿将金属扣小心翼翼递还给他,问道:“刚才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岑莳忽然又陷入了沉默,她试探地问:“因为那个人吗?他是八中的篮球队教练,故意来说风凉话的,哪里都有那种人,谁也没权利决定你的去留,再说了……”

她的声音轻柔了一些:“我爸妈不是说了吗?这里是你家,你又不是没有家人。”

虽然这话苏一灿自己听上去都有些像在哄小孩似的,不过看岑莳现在的状态,她的确担心他把刚才那人的话放心上了。

她有些不忍心看他在这种时候,在全队被勒令退赛后,还要承受那个人的羞辱。

她故作轻松地对他说:“不是说想去周边玩吗?这个周末陪你去就是了,你想去哪?”

没想到她说完后,岑莳缓缓转过头看着她,忽然笑了,微勾的唇漾出好看的弧度,眼里的光也温柔清浅,苏一灿蹲麻了,刚准备起身,岑莳却拽了她一下,对她说:“有点冷。”

“冷?”

苏一灿感觉他的手明明很烫啊,她又俯下身摸了摸岑莳的头:“你是发烧吧?搞了半天你不说话不吃饭是不舒服啊?我以为你受到什么打击了,你不能早说吗?什么时候不舒服的?”

“昨天吧……”岑莳淡淡地回。

“服了你了,你是铁打的吗?”

苏一灿忙前忙后,替他量体温,找药,没一会岑莳就沉沉睡去了,苏一灿给他盖上毯子,然后收拾桌子,等她从厨房出来的时候,看见岑莳的手机放在桌上,一直在响。

她路过几次,电话响个不停,干脆帮他接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问他今天能不能赶过去,苏一灿看了眼来电备注,是之前那家酒吧的名字,她和经理说了声:“他今天不舒服,过不去了。”

经理刚准备挂电话,苏一灿又问了句,才知道岑莳前几天都是训练到九点再赶去市中心的,身体素质再好的人,也经不起这么折腾。

挂了电话,苏一灿将手机放在桌子上,看着岑莳双眼紧闭的样子,忽然气没打一处来,明明不舒服了还跑去市中心卖酒,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每次问他是不是缺钱,都说不缺,不缺还那么拼干嘛?要不是他现在生着病,苏一灿真恨不得把他拖起来好好问问。

晚上的时候,苏一灿见岑莳似乎睡得不太舒服,身上的衣服也汗湿了,将他喊醒,让他洗个澡上床睡,岑莳迷迷糊糊地爬了起来晃进了浴室。

洗完澡出来的时候,他上半身没穿,水滴顺着他的湿发流到他结实的胸前再滑落到紧致的腰线上,休养的半年无法运动,他的肌肉不似从前打职业赛时期那么夸张,却有种恰到好处的野性,苏一灿拿着吸尘器的手顿了下,手上的动作虽然停了,吸尘器依然发出扰人的声音。

她问了句:“你怎么没穿衣服?”

岑莳听不见她说话,朝她走去,他身上才从浴室里带出来的热量向着苏一灿笼罩而来,她握着吸尘器的指节渐渐收紧,岑莳关掉了吸尘器,问道:“你说什么?”

苏一灿回过身将吸尘器放在一边,背对着他问道:“我说你怎么不穿衣服?”

“湿了,裹在身上难受。”

苏一灿将毛毯递给他:“你披在身上,别再冻着了,我们这里入秋就是这样,天气反反复复的,你记得宁愿多穿点,也别受凉。”

岑莳将毛毯裹在身上后,苏一灿看了眼他湿漉漉的头发对他说:“你之前睡的床上铺得还是凉席,今晚去我床上睡吧。”

岑莳用毛毯擦了擦头:“那你睡哪?”

“你别管我,我哪都能睡,被子放好了,先在床上坐着,我去拿吹风机,你睡觉前再吃一遍药。”

等苏一灿拿着水、药和吹风机进房间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他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乖乖地坐在床边等着她,她把药放下后,岑莳自觉背过身去,苏一灿帮他吹头发时,他耷拉着脑袋直打哈欠。

等帮他把头发吹干,将药拿给他时,他还是将被子毛毯全裹在身上不肯把手臂拿出来,苏一灿了他一眼:“药也要我喂吗?别以为生病了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岑莳只是斜眸盯着他笑,声音哑哑地:“我之前也喂过你药,你喂我一次怎么了?中国人不是讲就礼尚往来吗?”

“呵,呵,张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