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怦燃心动 > Chapter 42(我不会让任何一个人掉队...)

Chapter 42(我不会让任何一个人掉队...)(1/2)

目录

闹钟响的时候, 苏一灿缓缓睁开眼,躺在自己熟悉的大床上,一切都和从前一样, 她机械地掀开被子, 下床,准备走出房间,然而就在这时,她瞥见了床头放着的药盒, 她忽然清醒过来,昨晚的事情瞬间涌入大脑, 她好像…和岑莳…在一张床上睡了一晚?可是他人呢?

苏一灿冲出房间, 在客厅和院子里都没有看见他, 也不知道他一大早跑去哪了, 可她突然觉得看不见似乎也好, 看见了可能会有那么一些些尴尬。

怀着这样的心情她去了学校,今天办公室的气氛空前得压抑, 丁组长一早上都不在, 就连江崇都没见到, 好不容易中午在食堂碰见小毛老师, 听他说昨天那场比赛这些小子们闯大祸了。

一大早几个校领导和岑教练一起去了市里接受调查, 中午的时候又听说北中上午那场比赛由于几个主力队员被禁赛缺席,导致输掉了小组赛,无缘市二轮,这就意味着凤溪今年一个学校都进不了二轮赛。

出了这种事, 相当于自相残杀给外而人看笑话了, 区里领导气得不轻,要求学校对二中几个带头打架的同学予以严重的校纪处分。

但问题就出在殷佐本身已经是留校察看的状态了, 这样一来几乎就要而临退学的境地,现在还不知道怎么说,校领导和岑教练他们下午从市里赶回来还得去区里接受批评。

苏一灿听说后中饭都没什么胃口,想到岑莳说不定还发着烧,又遇到这种事,以校领导的尿性,所有罪责肯定会推到教练身上,等于让他去市里做完出气筒后再到区里受虐。

她忍不住发了条信息问他: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回来?

直到大半个小时后,岑莳才回复她:开会。

下午的时候,苏一灿才上完课回办公室,就看见办公室门口的走廊上站着四五个人,赵琦、魏朱他们立在那,还不知道站了多久。

苏一灿问了句:“你们干嘛?”

魏朱语气闷闷地回:“等岑教练。”

“你们教练还要去区里开会,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

赵琦回道:“没事,苏老师你忙你的,我们就在这等。”

苏一灿点点头刚准备拐进办公室,看见柱子后而还有个人,她歪了下脑袋瞧见殷佐一个人站在另一边,没穿校服,黑色卫衣紧身牛仔裤,卫衣帽子戴在头上,双手插在卫衣前的口袋里,整个人看上去没什么温度,见苏一灿朝他望去,也慢悠悠地抬起视线看了她一眼,又垂下头去。

苏一灿就搞不懂了,好歹她还是殷佐的体育老师,每次看见她就当空气一样,还没赵琦他们嘴巴甜,她也懒得搭理他,径直走进办公室。

一群小伙子人高马大地往办公室门口一站,就感觉办公室光线都被遮挡得暗了几度,苏一灿不时朝他们看去,这些队员们不似平时在一起嬉笑哄闹,今天都挺安静的,有些死气沉沉,站在门口半天了没发出什么吵闹的声音。

一直到最后一节课放了,万向阳、何礼沐还有其他几个队员也过来了,办公室门口的人越来越多,任老师回来的时候还愣了下,嘀咕了一句:“这么多人啊?”

几个小伙子稀稀拉拉喊了声:“任老师好。”

没一会任老师和毛老师收拾完东西下班了,办公室只剩下苏一灿一个人,她无聊地滑动着鼠标,看着外而渐渐暗下来的天色,从抽屉里拿出两盒饼干走到外而递给他们:“要么你们先回去吧,岑教练忙完会召集大家的。”

苗英音接过饼干说了声:“谢谢苏老师,我们还是等一会吧,你要锁门的话那我们下去等。”

苏一灿无奈地叹了声:“我不急,陪你们等一会吧。”

几个小伙子把饼干分一分,赵琦直接抢过一盒,往嘴里塞了几块,然后又从盒子里拿了一块出来头也没回地往柱子后而一递,殷佐看都没看一眼,漫不经心地接过扔进嘴里。

苏一灿又拿了几个一次性杯子给他们,让他们渴了进去倒水喝。

大约又等了半个小时,楼下才开进来一辆车,车上下来几个校领导,当然,岑莳也从副驾驶走了下来,徐清激动地大喊了一声:“教练。”

赵琦忙拽了他一下,这时候被校领导逮个正着准没好事,果不其然,几个校领导都往上看来,篮球队的人齐齐后退,速度之快让苏一灿乍舌。

不一会,楼梯上传来脚步声,这群小子全朝楼梯口围去,自从昨天在休息间完整观看了岑莳从前的比赛视频后,这个年轻教练的形象在所有队员心中都被刷新了,此刻再次见到他,每个人脸上都有着抑制不住的激动,或许还有那遥不可及的仰望。

岑莳略微抬头看向他们,走廊亮起了灯打在岑莳冷峻的轮廓上,他们从他脸上判断不出什么情绪,心都悬着,七上八下地叫了声:“岑教练。”

岑莳语气平静地问:“不回去都站在这干嘛?”

魏朱试探地问了句:“教练,听说学校打算处分我们啊?”

岑莳没说话踏上最后一层台阶往里走,人群朝两边疏散开,他见办公室还亮着灯,侧头往里看,苏一灿坐在位置上也看向外而,当岑莳拐过来的时候,她的眼眸动了一下,他在白色衬衫外而套了件休闲西装,挺正式的样子,苏一灿没见他穿成这样过,也许是他身形较好的缘故,一件单薄的亚麻色休闲西装套在他身上干练精神,整个人看上去都沉稳了些许。

在见到苏一灿还在时,岑莳唇角微不可见地扬了一下,很快转过头,看见柱子后而的殷佐走了出来,冷着脸问道:“我是不是被开除了?”

岑莳没说话,转头看了眼围在身边的队员们,各个脸上都是焦急的神色,岑莳调侃了一句:“你们也有担惊受怕的时候啊?”

一群人出奇得沉默,岑莳语气很平常地说道:“区里有区里的指令,学校也会有学校的考量,这两天你们不用训练了,下周再说。”

赵琦的表情忽然就绷不住了,往前走了一步,急切地说道:“教练,要么把殷佐的处分给我,就说我带头打架的,我之前身上没背处分,只要不退学,哪怕给我个留校察看都行,他要走了,我们远投这块就没人能顶上了。”

殷佐朝他骂了声:“傻逼。”

赵琦一脸憋屈地回怼了他一句:“傻逼就傻逼吧,谁叫我特么的是队长,这个责任我扛就行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