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灵异App哭着跪求解绑我 > 第4章 我要弄死个人

第4章 我要弄死个人(1/2)

目录

王子桓快哭了,“秦老板!我小命要紧!玻璃我赔!你快让她走!我不嫁!不对,我不娶她!”

秦灵眯了眯眼睛,“大姐,他说他不喜欢女的,你别打他主意了,赶紧走吧!”

王子桓嘴角狂抽,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这大师怎么看起来这么没溜!

女鬼也一愣,随即脸更吓人了,这次是气的,“既然你多管闲事,那就陪他一起死吧!都该死!都该死!”

系统这时候提醒:“老板,这女鬼是本次任务的重要人物!”

秦灵心思一动,从口袋里掏出朱砂笔,虚空中画了一个网,屈指一弹,朱红的网变成黑色,像个渔网一样飞到窗外,女鬼没想到秦灵年纪轻轻,灵力比她之前见到的老头大师还要强,一看不好,立马想跑,可惜终究晚了一步,被渔网兜头盖住,一下子包成粽子。

这网只是抓鬼,没有伤害女鬼的意思,所以女鬼像个大鱼一样在网里面扑腾。

秦灵给王子桓使了个眼色,“你去把她抓进来。”

“我?”王子桓脸色还是白的,吓得直摇头。

秦灵鼓励他,“你是男子汉,要勇敢,不怕鬼,不怕冷。”

王子桓苦哈哈的出去,壮着胆子把女鬼拖进来,深刻怀疑秦灵不出去,是怕冷。

秦灵蹲下身问她:“你怎么死的?”

女鬼猛的抬起头,呲着牙一个大大的鬼脸贴上来,疯了一样想咬人。

秦灵一巴掌呼她脑门上,把已经蒙蔽了神志的怨气呼飞了一大片,秦灵挥了挥手,把这些怨气扇走,“你爱怎么死就怎么死的吧,反正不是好死的。你身上怨气这么重,还有一条没有完结的因果线,我放你走。不过你得告诉我,谁害得你们?”

女鬼现在已经恢复了神志,敌意的望着他,根本不相信。

秦灵低头看她,他的眼神太干净了,干净的没有一丝的欲望,女鬼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王政吉!”

王子桓当场就炸毛了,也顾不上害怕了,生气的问:“他害得你,你杀我全家干什么!”

秦灵叹了口气,抽了女鬼一缕怨气,“不怪她,有人把你们一家当了替死鬼,把命格和那家人换了,她被怨气糊住了神志,一想报仇就来找你们。”

王子桓一脸懵逼,啥?

秦灵把网收了,“害你的人你可以去报复,因果报应,我不会管。没害你的人你别碰,否则下一秒我就会知道,不想魂飞魄散,就别伤害无辜,去吧。”

女鬼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从窗口飘走了。

谁会做出换命格这样的事,用脚趾头想也知道。王子桓被气的脸色通红,摩拳擦掌,恨不能现在就去找王政吉那个老头干架。

秦灵疑惑,“王政吉是谁?”

“我们本家一个亲戚,一直很有钱,前两年听说出了事,差点破产,挺过来之后一路牛批。”

秦灵问:“有他照片吗?”

“没有,”说起来王子桓有点不好意思,“我爸跟那家有点生意来往,他一直嫌弃我说话不着调,见面的时候也不叫我去,生怕我说错话,得罪人。”

秦灵打了个哈欠,“困了,有事明天再说吧。”

王子桓已经毫无困意,着急的问:“他怎么跟我家换的命格啊,这东西还能随便换?我家还有救吗?我全家都住院了,那俩鬼找到医院怎么办?”

“他们死不了,”秦灵裹紧身上的衣服,提醒他:“你现在要担心的是怎么把窗户补上,要不然今晚会冻死你。”

王子桓:“……”

小镇上没有晚上营业的玻璃店,王子桓找了块塑料布把窗口挡住,无奈关上卧室门,去客厅睡。在纸人和骨灰盒的注视下,王子桓哆哆嗦嗦的睡了一宿,第二天早上早早爬起来,顶着一对大大的熊猫眼,给救他全家的秦老板买早点,可以被评为最勤快的富二代。

然而秦老板睡到十点才起床,王子桓也不敢催,只觉的这大师的性子就是跟普通人不一样,做生意也太任性了,这小铺子没倒闭,都是个奇迹。

昨天被吓得够呛,他只看到这里的骨灰盒和纸人了,现在才发现,秦灵这桌子上摆的,全是宝贝。他外公就喜欢研究古董,他从小就喜欢住外公家,也跟着他外公学了些鉴定宝贝的方法。秦灵桌子上的摆件,每一件都不下六位数,特别是那个香炉,炉顶下面是如意套火环,炉盖上雕刻着精致的花纹,两侧龙首活环耳,下面三足上,凸出来的地方雕刻的是饕餮纹,这个香炉他看过照片,被拍出1400万的天价,这个不知道是真品还是赝品,秦老板竟然当普通香炉用。

再看秦灵放在老板椅上的毯子,看着普通,其实是件名牌奢侈品,一件就十几万。

王子桓有点懵了,怪不得生意做得这么任性,秦老板比他爸爸还有钱!

秦灵洗漱好了,看到桌上的饭,打了个哈欠,“饭钱给你报销,你自己去拿。”

王子桓赶紧摇头,“不用了,昨晚的钱还没花光。”

秦灵也不再多说,先吃饭,起身去王子桓家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秦灵这时候才有了精神,“那个王政吉,跟你爸什么关系?”

王子桓解释了一下,王政吉和王子桓的父亲出自同宗,就是农村那种爷爷的爷爷是兄弟的那种家族关系,经过了好几代人之后,再加上现在社会利益为上的人际关系,这种亲情已经淡薄近乎没有了。而且两家所做的生意也不一样,王子桓的父亲是服装这方面,王政吉做的是房地产生意,生意做的很大,不过,总归都姓王,一个家族出来的,两家有点生意来往,过年过节的也会互相送点东西。

“怪不得呢,”秦灵感觉特别恶心,出自同族,生辰八字才好查,什么亲戚、血缘,关键时候都是可以给拉来替自己去死的肉盾而已,世界上好人多,不过也不缺人渣。

“王政吉家的人口,跟你家应该一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