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灵异App哭着跪求解绑我 > 第7章 把魂招出来就地打死

第7章 把魂招出来就地打死(2/2)

目录

秦灵脸色一下子就冷下来,抓住系统后颈肉,摁在自己腿上,把它当成丸子一样揉,“我凭本事赚的钱,你一毛钱都别想动,想捐款你自己去赚!”

系统头都抬不起来,憋屈的道:“前期给你这么多钱就是让你当本钱,用灵异搞事业,咱们能赚更多钱!”

秦灵继续揉它,“你不觉得那样会很累吗?那就是为了赚钱而赚钱,那就是个赚钱的工具,如果活得不开心,赚那么多钱有什么用?”

他喜欢钱,是因为喜欢花钱,又不是守财奴!

系统:“……您高兴就好,我刚才就是在放屁!快看看那把伞,能升级的哦,一般能升级的东西都很牛,后期无敌!”

秦灵点开看了看:红色油纸伞,等级不明,据说是某前辈大佬(未知)用过的神器(待定),可升级,功能未知。

秦灵心思一动,手里赫然出现一把红色油纸伞,打开一看,上面全是窟窿。秦灵心塞,这玩意儿根本就不能遮风挡雨,只能当拐棍用,“这是神器?”

系统有点心虚,“……以后会成为神器的,以后会无敌的。”

秦灵一脸嫌弃的扔回系统,骗小傻子呢?

系统讨好的摇了摇尾巴,一只猫,跟个小狗一样,秦灵被逗乐了,又揉了它两把。

第二天一大早,王子桓又带着早饭来了,“老板!我给你送钱来了,以后我跟你混吧,吃喝我自己解决,你提供个住处就行。”

秦灵歪头,“为什么?”

王子桓龇牙,“刺激!”

秦灵拿过他手里的支票,然后无情的把门关上了。

“喂!老板!别关门啊,咱们聊聊!”王子桓笑呵呵的推开门,秦灵嫌弃的赶他走,“回去吧,这里不适合你,做个普通人,别碰这一行。”

王子桓还是不想走,乐呵呵的,秦灵说什么也不恼。

秦灵赶他:“你跟我待了这几天,你已经能看到鬼了,接触多了对你不好。”

王子桓抱着门,“老板,你去给我家改改风水呗,我爸刚出院,要不然他都想亲自来请你了。”

“你家没什么要改的,家人没做过恶,怎么都好。”

“我爸给钱!”

“虽然我喜欢钱,可你没必要花这个钱,别闹了,赶紧走。”

秦灵把他推出去,关门,睡觉。

下午秦灵给他师父转过去50万,自己留了30万,给他师父打电话,“赚了点钱,给您当零花。”

电话那头信号不太好,也不知道人去哪儿玩了,高兴的道:“宝贝儿,你竟然赚钱了!不是抢的吧!”

秦灵翻了个白眼,“是抢的,我要是被抓了,我就说您指使的,咱爷俩谁也跑不了。”

“不孝子!”对面笑骂了他一句,随后宠溺的问:“阴雨天的时候心口还疼吗?”

秦灵嘴角勾起来,“不疼了。”

“之前的事想起来没有?”

“没有,”秦灵笑了笑,“不重要,反正我现在活得挺好,忘记的可能是不想记着的,记不起来也好。”

半年前,秦灵发现自己丢失了最近两年的记忆,他不知道去干什么了,回来的时候一身伤,好了之后一到阴天下雨就心口疼,也不知道怎么落下的毛病。秦灵不想让师父担心,问就说好了。

师父也没再问,笑着说:“我刚在拍卖场玩,拍了一个小马驹,唐朝的,胖乎乎的,还挺可爱,带回去给你玩。”

“嗯,好。”秦灵有点无奈,他师父挺会过日子的,可是一到他身上就像变了个人一样,用旁人话讲,叫宠徒无下限,恨不能把天上的星星摘下来给他挂脖子上,让他站在最高的地方,闪闪发光,让世人夸赞,这比夸他师父自己还让对方高兴。

“还有啊,快到你生日了,我给你买辆车吧,我看别人家小孩都喜欢兰博基尼、法拉利、劳斯莱斯、布加迪……你喜欢哪一种?还是一样买一辆?”

秦灵扶额,“师父,我今年多大了?”

“过完生日就二十五了。”

“我都二十五了,不是小孩子了,我喜欢什么可以自己买。”

这时候一个稳重的声音在一旁道:“现在的小孩都不喜欢车了,喜欢飞机,要不给你买个直升机?”

“不要,我没地方停。”秦灵哭笑不得,他说的话对面根本没听。

又聊了近半个小时,秦灵才打消了他师父为他买买买的念头,最后对方突然严肃的说:“儿啊,帮我照顾一个人。”

秦灵不解,“什么人?”

“咱们同行,要在你那里住一阵子,他这阵子身体不好,你别欺负他。当然,他敢欺负你你就把他就地打死!打死了再招魂,招出来接着打死!”

“这么狠?”秦灵心说,他师父是让他好好照顾,还是直接打死?

三天后的傍晚,秦灵见到了他师父托他照顾的人。跟秦灵年纪差不多,身高得有一米八五以上,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黑色的发在寒风中被吹的有些凌乱。皮肤苍白,五官俊美,一双迷人的桃花眼看似多情,细看却一点温度都没有,反而锐利无情,看起来冷漠的吓人。

而且在他身上,血色的煞气已经浓郁的近乎发黑,在他没有恶意的情况下,都让人感觉是一头吞人的猛兽,让人头皮发麻。

秦灵第一反应就是:打不过。

然后就是:他师父从哪里认识的这么危险的人?

再看这人面相,秦灵觉得太不可思议了,这人从面相上看,已经是已死之人,他的魂魄极其不稳,就好像随时要离体一样,手腕上戴着一串黑色的珠子,才勉强把魂魄压住。

就在秦灵诧异的時候,对方也在静静地凝视着他,从发梢到脚根,一丝一毫都没舍得放过,直到确定他现在很好,没有受伤,也没有受委屈,他嘴角渐渐勾起来,微微低头,看着秦灵的眼睛,冰冷的眼眸终于有了温度。他歉意的说:“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秦灵听着这莫名熟悉的语气,愣了愣,随即心脏猛地揪了起来,越揪越紧,揪的他心口疼痛,痛的喘不过气来。一股悲伤的情绪涌上心头,秦灵突然有种感觉,他曾经弄丢了他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他不记得了。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