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灵异App哭着跪求解绑我 > 第10章 怎么这么不经吓呢

第10章 怎么这么不经吓呢(1/2)

目录

王子桓开车去平金镇,秦灵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糖,“你吃吗?”

“我不爱吃甜。”王子桓看他经常带着糖,调侃的问:“你很爱吃零食?”

秦灵看着手里的糖微微一笑,“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添了个喜欢吃糖的毛病,你不觉得,吃糖很幸福吗?”

王子桓:“……”

对不起,我们凡人体会不到大仙儿的幸福。

平金镇距离秦灵小店不算太远,大概两个小时的车程,俩人到了镇上才发现,这个镇不大,但是周围都是村,那个鬼新娘到底是在镇上,还是在村子里,他们并不知道。

秦灵也不着急,“先去吃饭,吃完饭打听一下。”

这小镇的瓦罐小吃确实不错,不过也没有传说中那么邪乎,大都是网络宣传,搞的跟扬名国内外一样。

俩人在饭馆点了几个菜,边吃边聊。王子桓小声问:“冥婚在老百姓眼中应该是个值得八卦的事吧,更何况要了这么多钱,大妈们闲的没事的时候总得八卦几句,咱们问问老板娘,哪个村子闺女结阴亲不就行了?”

秦灵拍拍手,笑眯眯的夸奖:“王二少好聪明,你快去打听下。”

王子桓擦了擦嘴,乐颠颠的去了。

真让王子桓说对了,平时在这里吃饭的人不少,老板娘还真听到别人说这事儿了。王子桓嘴甜,买东西又大方,老板娘就跟他说了,“那个高庆村的,前几天死了一个女孩,据说是家里给找了个冥婚,这两天正张罗这事呢,男方家每次来都带不少东西。你打听这事做什么?你不会也替别人打听的吧?”

“不是,”王子桓笑道:“我们是民俗研究学会的,听说这地方在举办冥婚,我们对华夏民俗感兴趣,想了解一下。”

听他打听这事,坐在角落里的一个大叔就冷哼一声,暴躁的道:“进了高庆村,东边第二个胡同,从北往南第三家,大门朝西那就是。一家子王八蛋,就这么一个好闺女,还被爹妈逼死了。”

王子桓心思一动,拿了瓶酒跑过去,给大叔倒上,“大叔,这女孩爹妈这么狠啊,逼死自己亲闺女?”

“可不是,”那大叔说起来就生气,再加上喝了点酒,脸通红,气愤的道:“我也不怕得罪他们,见了他们我也这么说,一窝子缺德玩意儿。那闺女叫高燕,和我侄子青梅竹马,感情可好了。小燕打小学习特别好,都考上大学了,可惜她下面有个弟弟,她爸妈就不让她学了,让她去打工供她弟弟上学。好好的孩子,就是让她爸妈给逼死的!”

旁边有人劝:“这种事不能乱说,哪有逼死亲生闺女的?”

大叔冷笑了一声,一口白酒喝下去半杯,“我可没胡说,到村里打听打听都知道。小燕好像是找了份稳定的工作,爸妈一直跟她要钱,她弟弟吃的穿的用的,都是她拿钱。孩子就个高中生毕业,能找多么赚钱的工作?赚点辛苦钱都养了这家子吸血鬼。她弟弟毕业了,因为学习不好,大学考了也不知道多少本了,再加上娇生惯养,舍不得下力气,连自己都养活不了,每个月都跟父母要钱。他爸妈就是种地的,哪弄这么多钱?所以呀,就跟着闺女要。”

周围人都摇头,太过分了。

大叔喝了酒,话更多,“一开始还是小钱儿,这不是她弟弟到了娶媳妇儿的年纪了,她爸妈想在县城给儿子买房子,首付三十多万,又跟闺女要,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丫头,哪有这么多钱?她爸妈想了个办法,给她找了一一个人家,那男的快五十了,离了两次婚,大儿子都跟小燕年纪差不多大,人家答应给四十万,还给她弟弟找工作,小燕她爸妈就同意了。”

现场好几个急脾气都骂街了,“太缺德了,重男轻女也不能把闺女卖了啊。”

“就是,快五十了的老女婿,爹妈怎么想的?缺德!”

大叔气的眼圈发红,从口袋掏了掏,摸出半盒烟来,一边点一边说:“小燕跟我侄子感情好,俩人都商量结婚了,他爸妈要五十万,因为拿不出那么多彩礼,以后也不能帮小燕弟弟找个好工作,小燕家一直不同意。这不是,有人给四十万,还能一直帮衬他家,小燕父母没经孩子同意,就把那男的彩礼钱收了。后来小燕忍不了,跟家里闹了,她爸打她了一顿。小燕寒了心,一时想不开,跳河死了。我侄子知道之后从家里跑了,好几天了,到现在都不知道去哪儿了,我今天就是出来找他呢。这傻孩子,要是想不开……”

大叔说不下去了,猛吸烟,把自己呛得直咳嗽。

秦灵听完就明白为什么冥婚要钱这么多了,人都死了,高燕家里只能把彩礼钱退给人家,为了给儿子买房,就结阴亲把闺女嫁出去。那真三金,估计是打算给未来儿媳妇儿,更让他在意的是,为什么两个在他那里买冥婚用品的人,要的都是一样的东西,一样的彩礼,一样的三金,这里面是不是还有猫腻?

秦灵走到大叔身旁,安慰他一下,“大叔,你侄子还活着,我没在你脸上看到亲人过世的面相。”

在场的人都看秦灵这张年轻漂亮的脸,都不怎么相信,老板娘笑道:“小伙子还会看相?”

王子桓挤了挤眼睛,“我家老板神着呢,一卦难求,平时算一次好几千。”

大家都笑,显然不相信,一卦好几千,那得是神仙。

秦灵从包里拿出一桶卦签,“大叔,你告诉我们这么多,我免费送你一卦,随便抽一根签,我告诉你去哪儿找你侄子。”

大叔苦笑了一下,“真的假的?小伙子你不是在开我玩笑吧。”

秦灵微微一笑,“信则灵。”

大叔想到在家里着急等孙子回去的老母亲,心说就信他一回,趁着酒劲随手就抽了一根签。

“小伙子,给算算吧,我侄子现在在哪儿?”

“乾卦,大吉的卦象,你要找的人现在在西北方向,身边有桥,暂时平安无事。大叔家运昌盛,但是要小心口舌之争,三年后身体会有病缠身,记得按时做体检,早发现就能平安无事。”秦灵说完,把卦桶收起来,“有缘再见。”

大家面面相觑,还真说的一套一套的。

那大叔看了看时间,把最后一口酒喝了,又往嘴里塞了几口饭,找老板娘结账,赶紧去找孩子。

其实在路上的时候,大叔就有点儿后悔了,小伙子让他随便抽了支签,就告诉他侄子在哪里,这就跟闹着玩儿一样,万一没在河边岂不是耽误了找孩子的时间?他现在最怕的就是他侄子想不开也跟着那丫头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