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灵异App哭着跪求解绑我 > 第24章 兄弟我怀上了是你的

第24章 兄弟我怀上了是你的(1/2)

目录

秦灵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反驳, 这哥们儿的脑回路和正常人不一样,一般说生孩子,想到的都是媳妇儿, 他一个男的,不能生,穆玄景跟他比什么?

“我知道, 我不能生, 你也不能生,咱俩都不能生,”秦灵憋气, “你跟我比有意思?”

穆玄景点点头, “嗯。”

秦灵:“……”

一口气堵在嗓子眼,秦灵莫名觉得手痒, 他竟然还承认了!

穆玄景:“既然都不能生, 我干什么都没事。”

秦灵朝天翻白眼,莫名想念王子桓, 因为穆玄景不如王子桓好欺负。

在王子桓发信息问他们在哪儿的时候, 秦灵就把地址发给了对方, 让对方快点来,要不然就没有热闹看了。

穆玄景已经去研究路边的铲车, 还真有种把学校铲了的架势。那种脏活秦灵是不会干的,坐在车上看着穆玄景干活,忍不住挤兑两句:“工人把钥匙都拿走了, 你研究那个有什么用?”

穆玄景两下就跳进驾驶舱, 秦灵摇了摇头,怎么这么倔呢。

刚磕了几个瓜子,就听路边的铲车轰隆隆的发动起来了, 秦灵手里的瓜子都不香了,跑下车去看,“你怎么弄的?”

穆玄景嘴角一勾,“我会的多了,躲远点。”

秦灵翻了个白眼,越来越狂了,没有居家好男人的时候顺眼了,美色什么的,一点都不诱人。

穆玄景把车开到学校,一铲子推倒一面墙,这时候就感觉一阵阴风吹过来,紧接着一个白胡子老头的皮影飞过来,抱着一块石头,对着穆玄景的车砸过去,“滚出去!滚!”

穆玄景一挥手,煞气扇飞石头,挑衅的问:“你以为你想拦,就能拦得住?”

眼看着俩人要动手,秦灵赶紧跑过去,“别打别打!我们对待不杀生的鬼要温柔一点。”

穆玄景无语,对一个老头温柔,都没对他温柔过。

秦灵打量了这个皮影一下,果然,一点煞气都没有,人不是他杀的。

“咱们聊聊吧,我们不伤害你,你一直附在这皮影上,总是吓唬人,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不说,我们也不知道啊。”

“不能拆!求你们!别拆!”皮影的声音和它本体一样,有点苍老,是个男人的声音。

秦灵看着他身上的气息有点别扭,边看边问:“你是不是这个皮影学校的校长?”

皮影激动的道:“我是校长,这学校不能拆,拆了孩子们就不会来学皮影了。传不下去了,没人学了!求求你们,不能拆,求求你们,不要拆我的学校!”

秦灵蹙了蹙眉,这个人的执念太深了,深的已经把魂魄融进皮影里,气息被皮影的颜色遮挡住,看不太清,不过,附在上面的灵魂应该不是自然死亡,也不像被害死的,这就怪了。

秦灵突然问:“刘校长,你是怎么死的?”

皮影抱着头,“我是怎么死的?我病死的,对,我应该是病死的。”皮影笃定的道:“我就是自己死的!”

“可我看你不像是正常病死的,你是不是被人害死的?”

“不是!”皮影好像受到了刺激,秦灵一时没抓住它,让它飞走了。

穆玄景想抓,秦灵拦住他,“别抓了,我想查一下他的死因。”

穆玄景提议,“不如去见见他儿子?”

秦灵点头,“他的丧事肯定是他儿子操办的,确实应该问问他儿子?”

穆玄景望了眼夜空,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你太善良了,不过很好,我就喜欢你这份善良。”

秦灵瞪大眼睛,“喜欢?”

“欣赏。”

秦灵松了口气,吓他一跳。直男乱开这种玩笑,简直是不负责任的乱耍流氓。

本以为见刘校长的儿子,是个很简单的事情,毕竟处理学校的灵异事件,就是他找的秦灵。没想到,俩人吃了闭门羹。刘路平这次回老家,住的是县城的酒店,秦灵他们到那儿的时候,刘路平的秘书说:“刘总正在开电话会议,你们要多少钱,办完事后他自然会让人打到你们的卡上,如果还想见他,就等他开完会。”

从十点等到十二点,秦灵都等饿了,对方都没有出来见他们的意思,秦灵忍不住了,又去问秘书:“他什么时候忙完?”

小秘书爱答不理的,喝着一杯咖啡,打着游戏,“刘总在开会,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见的,你们愿意等就等,不愿意等就回去。”

秦灵气乐了,没好气的拍桌子,“开屁的会,我家房顶掉块瓦,砸十个人的脑袋就有八个是总裁,我家一窝的总裁都没他忙。”

穆玄景摁住秦灵的头,让他淡定,眸色冰冷的那个小秘书,“告诉他,我们知道他父亲死亡的真相,只等他一分钟。”

穆玄景看了看表,已经开始计时。

小秘书看他脸色实在是吓人,不敢惹他,赶紧去说了一声,一分钟到了,穆玄景拉着秦灵要走,这时候,一个中年人快步走出来,喊道:“二位留步!”

秦灵撇撇嘴,“刘总不忙了?看你面相,一年也就两百万的财运,你比福布斯排行榜上的国际集团大总裁都忙。”

刘路平有些尴尬,“先生说笑了,小公司,人少,什么事都得我亲力亲为。”

刘路平长得五官端正,看起来很实在,很容易给人好感。可是秦灵盯着他脑门看了一会儿之后,往旁边一扭头,“哼!”

穆玄景垂眸,一颗一颗的捏着盘在手腕上的珠子,没有跟对方说话的意思。

刘路平尴尬的笑了笑,“两位大师,咱们坐下聊?”

“坐就不必了,”秦灵眼神毫不掩饰的嫌弃,“我们也没多少时间,你父亲的魂魄附在皮影上,闹的学校拆不了,你找我们来,是想把你父亲送走,还是让你父亲魂飞魄散?”

刘路平脸上的笑容褪去,“我父亲已经死了好多年,大师这说的是哪里话?”

“我们见到他了,”秦灵都不想用正眼看他,“你爸是被人害死的。”

刘路平冷下脸,“大师是不是说笑呢,我父亲是突发脑梗过世的,都这么多年了,死者为大,不要开这种玩笑。”

“随便你怎么说吧,”秦灵只觉得好笑,人都死了,装什么孝顺,“我们跟他的鬼魂说过话,他脑门上清清楚楚的因果线,是被人害死的,或者说有人看着他死,明明可以救,却没救,眼睁睁的看着他痛苦的咽了气。再看到你身上的因果线,我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他说自己是病死的,死了也要保护那个人,我尊重他的意见,不过,这些年你良心可安?”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刘路平眼神闪烁了一下,不敢看秦灵的眼睛,他刻意的改变话题,“你的意思是,那个皮影是他?”

“是,他没害过人,他只是不想有人拆学校,他就是想把皮影传下去。”

“不可能,不可能啊,”刘路平一直摇头,不知道是想说服秦灵,还是说服自己,“已经快二十年了,即便有鬼,他也投胎了。”

秦灵已经知道自己想要的答案,不想再多说,“你好自为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祝你前途似海,进去就翻船。”

“你……”刘路平被秦灵最后这句话噎了一下子,脸色涨红。

穆玄景慢条斯理的补了一句:“小心淹死。”

刘路平咬了咬牙,一句话都没说上来,再看手心,已经全是汗。他脑海中又出现那一幕,父亲发病,药就在桌子上,就在对方拿药的时候,他快一步把药拿在手里。脑海中满是父亲死前,看自己的那个眼神,有绝望,有不甘,更多的是不敢置信。

他父亲除了供他上学,把家里所有的积蓄都用在建学校上,他想做生意,他父亲都不帮,他那时候年轻气盛,对父亲更多的是恨意。秦灵问他良心可安?快二十年了,他经常梦到父亲的眼神,哪会心安?

刘路平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让自己冷静,如果秦灵说的是真的,他父亲的灵魂还在,他父亲还护着他,刘路平不敢往下想,这个年轻的大师绝对是骗他的!不可能!他不相信!那个皮影怎么可能是他父亲?这两个年轻的大师肯定是骗他呢!对,为了钱,骗他!

秦灵出去后,握紧的拳头朝上,松开手,手心跑出一缕青烟。秦灵嘴角勾起来,有种恶作剧得逞的成就感,“我把他请来的护身毁了,这种人为什么要护着,既然他敢做,就要让他承担因果,护着他的玄术师就该就地打死,招魂,接着打死。”

穆玄景嫌麻烦,“打的时候直接打到魂飞魄散不就完了?”

“你怎么能这么凶残?”

“打死了再招回来再打死不凶残?”

“我不跟你说了,”秦灵发现他在嘴皮子上总是输给穆玄景,有点不爽,“这事不能细琢磨,我想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