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灵异App哭着跪求解绑我 > 第25章 秦灵 完蛋惹大祸了

第25章 秦灵 完蛋惹大祸了(1/2)

目录

秦灵嘲讽的看了刘路平一眼, “你们父子间的因果线很明显的,他可能没动手,但是你的死, 确实和他有关系,他换了你的药,或者亲眼看着你死无动无衷, 间接造成了你的死亡。你既然维护他, 我也不会博了你的意思,不过老天爷看着呢,他会接受这份因果。”

老校长还在为儿子掩护, “不是, 不怪他,不是他的错, 你们别说出去。”

刘路平眼圈通红, 愣愣的站在那里,嘴里一直嘟囔着什么, 看得出, 他父亲一直护着他, 对他的刺激很大。

穆玄景把皮影拿起来,一手抓着皮影, 一手抓住魂魄,把这两个几乎融在一起的人硬生生的撕开,然后用鬼气罩住魂魄, “这样说话就方便多了。”

老校长看了儿子一眼, 还是在念叨,“不怪他,你们别问了。”

“爸!”刘路平终于喊出来, 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哭的跟个泪人一样,叫了一声之后竟然不知道说什么,跪在他站着的那个地方,也不敢往前来。

老校长叹了口气,“你都这个岁数了啊,我到底在这里呆了多久?”

刘路平红着眼眶,后悔的说:“爸,我错了。”

“别胡说!”老校长脸色一变,赶他走,“你走吧,学校拆就拆了吧,已经这样了,我拦得住拆学校,拦不住这行传不下去,这学校即便在,也是没学生,没人学了,你赶紧走!”

秦灵无奈的道:“都说了,我尊重你的决定,不会把他怎么样,您就别护着他了,咱们说说皮影吧。”

刘路平低着头,愧疚的不敢看他父亲,如果他父亲恨他怨他指责他,他心里还能好受一点。可是,他却护着他,他为什么要护着他!

秦灵转过身去,也不想看见刘路平,“校长,国家现在已经注重这方面的传承了,皮影已被联合国列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全国各地都有有名的皮影剧团,甚至去国外演出,皮影不会失传的,国家已经在保护这些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皮影已经传下来了。”

老校长不敢相信,“真的吗?国家现在已经在保护皮影了,出国都能演了?”他看看秦灵,又看看自己儿子,见他们都点头,还是不敢置信,“可我那时候,没人学啊。”

秦灵搜新闻给他看,怕他不认字,给他看皮影剧团去国外演出的图片,老校长脸色的笑容越来越明显,“真的,竟然是真的!太好了!”

秦灵笑道:“你在这个山村里开皮影学校,谁会来?人家都是在外面演。”

老校长激动的说:“我不知道,我一直在这个学校里,等孩子们来报名,我一个都没等到,我自己都不知道过了多久了。”

随着他欣喜若狂,身上的执念一点一点的消退,脸上也清楚了好多。

秦灵劝他:“不如把学校让给孩子们,给他们一个好的学习环境,否则孩子们不上学,走不出山村,以后也跟您一样,消息这么闭塞。”

“好,拆吧,我不拦着了。”校长放下执念,身影也变得透明了,秦灵赶紧问:“听说死了三个人,都说被您杀的。”

老校长摇摇头,“不是我,其实是他们自己内讧了,那几个人都是毒贩子。”

秦灵惊讶,“毒贩?”

“对,就在山里,我还跟着他们去看了,他们谈价钱的时候打了起来,那伙人多,就把这三个人杀了,那些人逃进了山里,山里还有其他的毒贩子,总共十几个呢。”

老校长说完,身体已经快消失了,刘路平这才扑过去,“爸!”

老校长笑着,在儿子头上摸了摸,“让你受苦了,我不怪你。”

“爸!我错了!我错了!!”刘路平眼圈通红,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想要抓住那一缕残魂,可惜,随着老人执念消失,他也留不下了。

刘路平僵硬的望着父亲消失的地方,手抓了几下,随即紧紧握成拳,不哭了,只不过表情看起来非常难看。

秦灵不想让他在车上,无情的赶人,“你下去吧,愿意怎么拆就怎么拆,你爸让你拆的。”

刘路平愣了一会儿,从地上爬起来,哑着嗓子说:“谢谢你们。”

秦灵摆摆手,不想看见他,“那倒不必,请我们跑这一趟的钱到位就行了,以后你的命怎么样,接受上天的安排吧。”

反正因果已经种上了,他父亲如果罪大恶极,逼的儿子活不下去了,为了自救,做出这样的事天道会酌情处理,但是他父亲不是那样的人,反而很疼他,刘路平的未来,应该不会好。

刘路平好像对自己的未来并不关心,眼神直勾勾的看着那个皮影,“这个皮影,我能带走吗?”

秦灵把盖子合上,没好气的说:“盒子五百块,别忘了付钱。”

刘路平失魂落魄的下了车,破旧的几座房子被这么多机器一起拆,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拆的差不多了,刘路平抱着盒子回到自己的车上,在没人看见的地方,抱着皮影无声的大哭起来。

他当时就是恨,恨他爸总搞这么个破东西,根本不关心他,他做生意想要钱,他爸不给,反而拿钱盖了学校,他跟他吵过,闹过,他爸依旧不听他的。他爸死了之后,这么多年,他一直心里不安,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他爸告诉他,他不怪他,还替他隐瞒真相。

为什么要原谅他?为什么不怪他?变成厉鬼折腾他也好,这样他心里能好受一些。刘路平悔恨的把头抵在方向盘上,一下一下磕着自己的头,悔的手脚都跟着抽搐,晚了,都晚了,人已经死了,他连弥补的机会都没有。剩下这半辈子,他都要在这悔恨中煎熬着。

秦灵拿了笤帚,把刘路平踩过的地方扫了扫,然后把车门关上,坐下来松了口气。

“这大概就是父爱吧,”秦灵感慨的说:“我小时候听过一个故事,谁讲的我忘记了,大概是一个男人喜欢上一个女人,女人说如果你爱我,就把你娘的心挖出来,给我吃。男人真的挖了老娘的心,捧着送给女人的时候因为走的太急,跌了一跤,那颗心却问他:儿啊,摔疼了吧,慢点跑。”

穆玄景听着皱眉,有病,女人有病,男人更有病,他妈也有病。

“你是不是觉得他们都有病?”秦灵看他的表情,含笑的喝了口水,“那时候我听完这个故事跟你的想法差不多,真爱一个人为什么要让心爱的人是杀了自己的母亲?爱到失了智也不能为了爱情杀亲妈啊,母亲都死了,心怎么能说话?他妈是心脏成精吗?”

穆玄景抱着手,点了点头,是这个道理。

秦灵自己先笑了,“我问我师父了,我师父说这个故事就是教育孩子,父母爱之心,伟大到可以为孩子牺牲一切。不过里面三个人都是智障,千万别学,我要是敢为了媳妇儿挖他的心,他就把我吊起来天天喂屎,反正我也是他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